和少爺聊到電影,雖然他還沒看我是傳奇,不過並不反對我告訴他全部劇情。
對於我超低標的淚水刻度,他並不意外,相對的也好奇在哪個點讓我哭泣?那隻狗掛了嗎?
在他問的當天剛好也看到小慧對爆點那篇章的回覆,也是問:因為那隻狗掛了嗎?
原來,他們以為我淚水雷達偵測的標準是以掛了誰,數量多寡來當衡量的喔?
不是捏,電影的一開始,我就難過的想掉眼淚,因為向我投射過來的是強大的寂寞和無助感,所以我想哭了!
少爺聽完我的轉述劇情和我的觀後感,下了各結論:寂寞會殺死一個人。
 
隔天,他在MSN一大早丟了各新聞給我,斷臂山男孩希斯萊傑葛屁了。
我實在不敢相信,少爺又下了各結論:所以說人阿,不能縱慾過渡。(起初因為在他床邊不知名小藥丸聯想他嗑藥)
沒錯,我家少爺好像很喜歡對事情下結論。不過稍晚D告訴我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斷臂山男孩仍舊是我心目中最棒的恩尼斯
 
大家好像都覺得最近的我心事重重,我倒覺得是我自己想太多,又太容易認真起來,也太容易撒手不管。
擺爛和且走且看他們是兩兄弟嗎?我怎麼覺得兩者好相似?
和誰促膝長談也於事無補,我根深蒂固的化石是推敲不開,我們讓時間去等待他風化吧。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