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覺得根本是在瞎忙,縱然在別人眼皮底下,既使在他人心中,並不這麼認為,我的忙碌和成果的比例,是很瞎的一種。

帶點同情和小惋惜,他們是這樣看著我的,而我,低頭瞎忙,什麼也感受不到,或許也不想感受到。

是吧?有些人、有些事,就是被適合著有些人、有些事。

我有我的位置,你也有你的角落,不安於室的想調動,最後的結果通常只換來,終究還是只適合這樣。

我的人生不能被歸類於常理上,這是我這幾天的強烈感觸,循規蹈矩其實和我之間有很大的鴻溝,跨不過、游不到。

於是我樂天知命的安慰自己和別人說:it's my life

 

想去流浪的企圖越來越強烈,在一種不是此時更待何時的的催促下,我在月曆上圈起了4天的假期。

老闆回香港,我拋棄朴隆貢,然後要很逍遙的出走,就當一次短暫的離職吧!

想去墾丁,因為墾丁.天氣晴拍的亂七八糟的深入我心坎,想去澎湖,因為計畫N年沒有一次成功,(這和龜山島之旅命運超像的),

想去金門,因為我是酒國女英雄?想去馬祖,因為小霸王有提過,想去蘭嶼,因為有漂亮的飛魚,想去的地方很多,我的假期很少。

和黑太說:當我擁有一整各月的假期也等於我宣告恢復米蟲生崖,我不是有著舉足輕重狠角色的人,也不是有三頭六臂的能人,沒有人會替我保有那空缺整整一個月。

還是沒法捨棄名和利,吃飯要靠錢啊,我仍舊活在俗氣十足的人生中。

 

我想要長期飯票嗎?當然想,在我覺得自己脆弱的時候,需要強而有力的靠山卻不能只仰賴拔比的時候。

他不需要辛苦的養活我,只需要讓我覺得,既使我閒蕩一、兩各月的流浪,不用轉頭就必須面臨沒飯吃的窘境。

說穿了,要的不就是精神上的寄託,而實質上能給予有力依靠的傢伙嗎?

我要長期飯票是拿來當戰備軍糧用的,有些人對有些事就是沒啥安全感。

這種性格像不像那種把食物含在嘴巴暫儲存的那種動物?這是啥動物?我已經完全沒印象了。

 

想著,如果沒有大單眼的存在捏?生命會不會就此不同了?

發現依戀大單眼的心有飄離的現象,嚴格說起來,我覺得這樣並不好....... 

有些人對有些事就是沒啥安全感。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