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了一群小孩,鳥淫看著他們在我耳邊碎念、冷哼的一聲:那些女生很台ㄟ

隨著他的叨念,我認真的留意了一下,16歲。

16歲在國外算剛成年,在台灣還是高中生,而僅僅是高中生。

在我面前的這小女孩16歲,有著16歲該有的稚嫩,也有著16歲不該有的濃妝豔抹。

 

我笑著對鳥淫說:台?呵呵,我們年輕的時候不也是這樣?

但是再仔細看來,一樣卻也不一樣,16歲的我都在做些什麼?整個下午我不禁思索了起來,那段歲月離我兩千百萬英尺的遙遠了......

 

擁有同樣的稚嫩,一樣的不善打理自己?16歲的我,剛好處於和青蘋果,剪不斷,理還亂的渾沌曖昧裡。

初戀是青澀的,那味道依稀還記得,但他卻已經不在身邊守候了。

沒關係,因為那是16歲的我,年輕的輪廓模糊一片,是姣好的、是無暇的、是清澈的,沒有歲月的刻畫,沒有環境的雕琢

現在的我已經快30而**了,關於16歲的一切隨著青蘋果酸澀微甜的香氣繚繞著遠古記憶塵封在時空膠囊裡吧。

 

我已經不愛你,但卻沒有忘記你,或許我沒辦法像竹本君一樣說出:能愛上你真是太好了!這樣的一句話,但是你給的一切,我會記得。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