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覺醒來,心底突然一聲巨響,像一記悶雷,轟隆的震撼著混沌不清狀態的我

意識到懸殊感的距離和自卑的心情在等同的線上朝心底無限延伸開來,打擊著因為年紀稍嫌薄弱的自信心

幾步之遙的遠近,確有隔著跨越不了的鴻溝,那是純然的自卑心作祟!?

還是根本在一覺醒來的恍然大悟,南柯一夢何必執著?過於理想化的遐想只會令人深陷在雲構的烏托邦,風吹就散.....

 

無助的頹然讓我呆坐床邊,一動也不能動。

什麼也沒能抓住的雙手,真的就在什麼也抓不住了的雙手虛軟的攤在身側,一動也不能動。

太遙遠了,在還未開始邁開步伐,雙腳卻意識到那懸殊帶來的距離遠到令人心慌,一動也不能動。

 

用力的在躺下,緊緊閉上雙眼,矇頭蓋著厚重的被,這算是一種垂死前最後的掙扎嗎?

還是,一種不願意就此罷休坦然面對的憤慨?

翻滾著,把自己裹在棉被的中間左右來回的翻滾著,企圖的想把這無端侵入的極度自卑感甩出去,壓死它也沒關係.....我是這麼想著。

 

終究還是難過的想哭泣啊!對於什麼也做不了的自己,甚至知道有些事情不是改變自己就能扭轉,那樣的結果更令人挫敗!

那到底不放過自己的執著是什麼?該死的不屈就?

你願意付出多少或者多大的代價去換取這你終其一生都無法到達的懸殊距離?

 
 

微笑女王kiw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