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並沒有,只是我終究還是發現了所謂的不真實。
而我痛恨我那樣敏感的特質。
是我對於你期望值問題嗎?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而你完全不知情,我抱歉,那是我很一廂情願的以為。
我先入為主的觀點,把我認為該有的、該具備的基本元素,不管你情願與否,就這樣套用在你的行為模式上。
然後我開始對你有了不一樣的評價了,我不是要你當聖人,或者期望你是聖人,但是我依稀記得你努力現出來的樣子像各聖人。
是假象的問題?是你故意還是我會錯意?
我只是沒辦法容忍,說和做變成兩碼子的事情。
是我不好,我不應該故意找碴的,我不應該試圖想挖出些關於你的什麼我不知道的。
如果少了這道防線,我想我們之間應該會好一些....
只是我不免思索困惑著,那麼我就會不質疑這一切嗎?
生性多疑...我天性好猜忌...讓誰都不好過著。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