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賴美人的狀態,無聲的無應著我昨晚的古怪。
沒有什麼,就如我昨天和DRack說的一樣,只是感覺特low。
我現在就處於,莫名出現在莫名時段的莫名煩躁。它是各週期性...
我試圖將它歸咎於我月經又沒來的份上,或許可以簡稱那叫做經前症候群,這樣想比較合理化。
和DRack昨晚拉哩拉雜說的一堆,我想他大概也沒想過我會說出來的話?
雖然偶爾會因為他高興不起來,但是,不管怎樣他仍舊在。
感謝他昨晚提供的冷笑話,我真的待在電腦前足足笑了超過30秒,今天也把笑話提供給同事解悶。
我想他今天有做到功德,我和同事早上都很開心。
能為別人帶來快樂也是件很優的事情。
 
隔著窗戶,樓下的卡車在進行行道樹挖掘。
看著他們把漂亮的樹都大把大把的挖起來,雖不能理解為什麼?又是一次地方公款太多沒地方花嗎?
但是看著被翻起的土壤,我腦袋裡卻想著,如果這樣挖一挖不小心挖到屍體捏?
那是不是我就會看到Dr.Brennan?隔著一個桌檯我對著陳媽媽這樣問。呵呵  我想我最近入戲太深了。
 
整個下午我都在想著小霸王曾說過的話,和自己的情緒作平衡。
該是平衡嗎?亦或者是種抑制?
我想那句話抑制的成分居多,若干年後我終於明白他N年前所說的那些道理。
有些就是勉強不來,我何必捏?
在不斷的你一來我一往中,該有些是被更確切著,不是嗎?
小霸王的了然透徹,我現在才追上。
是慢了點,但永遠不嫌晚。
今晚打算放過自己一馬,卸下戰袍,當起一隻慵懶的貓。
 

微笑女王kiw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