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信誓旦旦的說著:再也不在夜目低垂時分飲上純濃熱咖啡
不過誓言終究歸誓言,又不用負上任何法律責任。反正會心悸、失眠的是自己,有什麼差別?
和暴發戶從下午就廝混在一起,他帶我去看他19歲就相中的夢想中的房子,我帶他去前些日子愛上的甜點屋。
冷風毫不客氣的鑽入我們暖厚的大衣內,不請自來的討厭鬼,我是這麼的想著它。
很久沒有這樣騎著摩托車似有目的又沒目的的閒晃或者逗留,沿途,就拿著相機拍我想拍的。
花海、枯木、房舍,甚至連風的模樣我都有想捕捉下來。
夜,啜飲著暴發戶泡的咖啡,我買的蛋糕甜點。漫無邊際的扯著、聊著、也感傷著。是夜,綴點出的氣氛。
容易讓人意亂情迷,毫無招架能力的沈溺、墮落思緒的無止無盡。
他說他喜歡我的聰明,我想他大概是醉了(因為咖啡??)。有壓力的讚美,對我來說,比咖啡的心悸更難受。
10年的歲月,情感昇華的境界,我們共同擁有的,一起失去的,細數不完吧?
我說:對於失去的那些人、事、物,到了這年紀,好像沒有什麼捨不捨得的問題。
每個階段性遇見的,做過的,想擁有的,都不大相同。
缺的那一角。誰都曾填補過,卻不適合我,於是誰來了又誰走了,演變成像種自然定律。就像春夏秋冬的交替,135246般的自然。
我不是天生就這麼寡情,努力的對暴發戶解釋著。也不是對世事變化處之淡然,是經過大環境的和歲月的洗禮啊!
每個人都在教我如何分離,或者面對人性最深層的醜陋,教我如何去認識他們所認為的對的事物,去思考。
我的成長過程世界混合著單純的美好和污穢的陰暗角落,而誰又不是如此捏?
他對我說:敏感的孩子
想起黑太說的:理性與感性兼具
可是,我的悲觀固執多過於他們所陳述的一切。
我執著於一些不好的部分,所以,漸漸的很多都已經無所謂了。
對於現階段的我來說,開心就好,就算空洞仍舊存在。
 
 
 
 

微笑女王kiw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