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著第二根煙  長長吁唹出煙霧  抖動跨在右腳上的左腳  那樣漫不經心 毫不在乎  拿起酒杯  又是一口  烈酒  是白開水得滋味吧?
眼皮很重  得了嗜睡症吧我想?  但酒精的催化  並沒讓我回去後更加好睡  所以我不知道 在你對面的我 是來幹嘛的?
一個充滿問號的夜晚  是第幾夜?  故事你談到第幾章節?  原來我還有失憶症呀?
上回抽雪枷是5年前  那味道不太記得  總覺得比抽過的煙都來的淡很多 心中想著原來這就叫雪枷 不愛 所以他回到他主人手中
你說那是男人有時應酬地位的表徵 是男人和男人間對品味的交流   殘存記憶中  那是在酒吧  然後一個不怎麼有sense的傢伙的
我想  他對雪枷應該沒有那麼多的看法   單純是米酒喝慣了  然後想嘗試看看伏特加是啥味道和感覺罷了 
你把事情美化了  或者是替他找各很自以為的理由  我不愛 但沒回嘴  這時候我連激辯的力氣也沒了
我的舌頭讓貓給叼走了  伶牙俐齒 張牙舞爪  全都資源回收走了  今晚  我是一灘死水  和你這爛泥和在一塊
你說我和貓一樣有各特性  只要摸摸頭 就會拱起背耆 縮回  然後露出饜足的笑容 軟了
讓我安靜  就是你  閉嘴  然後伸出厚實的手掌 摸摸我的頭 屢試不爽 原來我的罩門在腦門  那我曉得  出門要戴安全帽的理由了
慵懶的爵士樂  昏黃偏暗的燈光 雙手支撐著重心不穩的頭顱  過度擠壓的臉蛋 你說很醜  在你面前 我不需要特漂亮  因為不用你愛我
伸懶腰  大肚子不介意的展現在你眼前  如果這樣你還能愛上我的話
有些人就是沒法啃下去 既使強迫自己  那無關乎視覺 你說比較在意感覺和觸覺  啊  怎麼一點也感受不到真心呢?
之前的如果不是視覺系的 那我可能屬於食神中甩刀暴牙吐舌的雞姐那掛ㄟ
你說人生總有意外  料想不到的1%可能擦槍走火  我以為我的彈道已經被糯米飯團塞住了  腦袋盡想著吃的  很符合我個人風格 
其實想認真的對你說說話  但發現  沒辦法  因為整理不出來重點  而你向來只聽重點  於是任由自己瘋言瘋語  只聽你說
水溝沒加蓋  人容易失足 尤其專心於前方的路  忽視了腳底下的
所站立的點  加蓋了沒?  很難去斷定 平穩與否 呼吸都有快快慢慢了
我心底的小人又背過身  朝角落蹲下  畫著圈圈  什麼啊?
第四根煙燃起  抖動著跨在左腳上的右腳 在第三根煙消失前  你換了姿勢  腿麻了嗎? 那種麻痛的知覺 讓人很想起立站好  或甩一甩
你並沒有這些狀況  倒是我攤在沙發上 縮成一團肉球之後再挺出  屁股麻痺了 我想回家 也想留下
想回家  是知道 再晚 也找不到我要的答案  想留下是我想賭那1%的可能性  那無關於你愛不愛我  而是我想要的答案
第七根煙捻熄後 你朝向我吐出最後一道讓人痛眼的煙霧  說著  也許不夠醉  也許夜不夠深 所以今晚不適合說故事
看著你的雙眼  淚水在我眼眶中   模糊了視線  我想       我懂      你說的
 

微笑女王kiw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