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我變的很抗拒前往醫院探視外婆
因為每見一次我就難過一次
是哪種從心底深處不停顫抖的悲鳴
但是我卻得在親友面前或者是陌生人眼前
掩飾
假裝

不斷聽說
那話語
來自親戚
來自護理人員
來自看護
來自外婆的現狀
好像都在強烈說明附加證據的告知著
外婆會這樣睡
一直睡
沒有王子前來親吻的深沉安眠

今天被動式的去了醫院看外婆
看護跑不見人影
對我來說短暫的獨立相處空間
可以讓我和外婆沒有距離的對話
就算她不可能給我任何回應
但是我還是喜歡捱在她耳邊悄悄說
告訴她我來了
告訴她看護好像很喜歡偷溜
告訴她不喜歡她這樣沉睡
告訴她其實我很難過

外婆怕寂寞
怕別人把她留在陌生的地方
可是因為她現在這樣
所以家裡其他大人說乾脆看護
就算外婆現在沒有意識
可是假若她哪天真醒過來了
看到空盪病房內只有她和陌生人或者只有她一人
那怎麼辦?

我知道我插不上話
沒能表達任何意見
因為誰也不想被這種局面絆住
久病床前無孝子
這是所謂人生的寫實
為了不讓任何一個人心生埋怨
看護似乎是唯一選擇

我自私的期望想要求著那看護
可以24小時黏在我外婆身邊
甚至異想天開的希望著
她可以有空和我外婆聊天

我到現在仍舊相信
多和外婆說話她是可以聽的見的
只是現在沒有人想對她說了

看著外婆
從我認識外婆到現在就是那張刻滿皺紋的小臉
她只是睡著了
伴隨那打鼾聲
我可以感受到她只是很累
貪睡了點
很希望下次在去看她的時候
可以睜開眼睛瞧瞧我

微笑女王kiw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