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就學的事件又再次被提起
每次討論到這話題就很不想在說下去
因為感到壓力很重
喘不過氣
很無奈的
除了用錢砸出一各前途來
我又有何能耐?
沒有生存技能的我好像只有此途可以看到未來
老大說:我要是你有人贊助出資供我唸書用爬的我都會去
可惜...老大他不是我
人們很本末倒置
當初我高中畢業後就爭取要到澳洲讀書(姑姑在那)
是老大擋的
他說我從沒在外面生活過一下子就要飛到那麼遠的澳洲
實在太危險了
要事發生什麼或者不適應天高皇帝遠的誰救的了?
到了我這把年紀我仍舊沒在外討過生活
但是他卻極力要把我送往菲律賓
知道他是為我好
希望我能有各美好的將來
說難聽點哪天父母兄弟姐妹沒法挺我的時候
我還有能力養活自己
可是我質疑這樣的舉動真能許我各美好的未來?
他或許無法了解我內心真正的感受
因為他從來不想去聽
只是一在認為我不知好歹
大家有能力任我揮霍我卻在這邊不知上進
10年前我可以憑著出生之篤不畏虎
10年後的我連跨出一步都膽怯
人的年紀越大所害怕的事情卻越多
小時候就是仗著傻膽憨憨往前衝
很快就能復元
現在的我連讓自己受傷的可能性和機會都避免
我不是10年前的我
我有了羈絆
那是10年前我連想都不會想擁有的牽掛
心境的轉折他看不到
在他眼中我還是那大無畏的女孩才對
而我期許我是
不是嗎?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