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不斷的抱怨著某人的時候
就會在向別人抱怨他的同時對他的埋怨又更加深
又因為別人的認同對方真的是有夠爛的附和著你的時候
那怨念簡直搭乘快速電梯飛飆到碗豆巨人的家和傑克相撞

近日來我不斷和朋友在聊某個人的是非
原本以為自己其實不那麼介意他對我做的某些事情
時間久了 以前稍微向馬吉們抱怨過了 所以  以為  應該有所謂的釋放
其不然
亦或者實在是太介意 放在心中並沒消彌而是不斷的發酵
直到被其他人翻攪過後那股惡臭冉冉而升
之後嫌噁的嘴臉在度出現我說到他之後的表情上
真是殘念
對於這樣的自己以及那人

自我檢討著
也試圖和朋友在談論到他的時候期望自己以客觀的角度和心態去解析
因為他和自己的不同
所以在處事和思考上才會有這樣的不協調

較多的時候是認為還要做朋友所以勉強著
忍著不爆發
但是又反問自己
如果不做朋友會很為難自己嗎?
他的存在與否是和我的人生進度沒有任何影響
那我顧忌什麼?
這是所謂的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嗎?
並不會
我只是討厭被不知情的人一再追問
你們怎麼了?為什麼?怎麼會?
被一堆問號追打的滋味想必比我忍受他來得苦痛吧
於是消極的放著擺爛著
然後又是無止盡的批判
直到我真正可以全身脫退那一日
每個人都在等待各時機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