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了柚子的娘
用盡全身的力氣迎接柚子的到來
此刻也是
正在醫院裡邊和那痛的要命的子宮收縮搏鬥
柚子的爹也辛苦了
滿手臂的抓痕來自柚子的娘
柚子生產的痛
我想柚子的爹可以感受百分之十吧?

早上八點多在診所接到電話
起先雜訊對方又沒開口於是火爆的掛上電話
不到5秒鐘電話聲又響起
很衝動的接起電話
那頭傳來柚子娘的聲音
馬吉我生了捏
什麼??
昨天才說要去產檢
怎麼今早就說生了
原來柚子和我一樣衝動
迫不及待比預定的時間提早報到
電話兩頭各自激動的兩人  只為了柚子
柚子的娘和我感動到流眼淚
柚子娘感動流眼淚可以理解
但我總愛在這關頭和別人湊一腳
不能自己的感性了起來

和柚子的娘可以說從小一起早大的
要說生命共同體似乎又有點over了點
但是就是有種密不可分的情感
像一部份的自己
當她懷孕到產下柚子這時間裡
有種感嘆  有種無法言喻的欣悅   太多複雜的情緒在胃裡翻攪

柚子阿
這世界並不怎麼美好
天天有殺殺砍砍的事情發生
電視新聞報憂不報喜的狀況也越來越猖獗
媒體人沒有了過去的品
現代人沒有了所謂倫理道德觀
滿街打嘴炮的傢伙在高唱民主 背後裡實則在捧打壓台灣的惡勢力的LP
不對的事情漸漸暈染成對的事實
儘管這樣
還是歡喜的迎接你到來
和我們一起體驗這樣光怪陸離的世界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