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怕碰到酒後吐真言的傢伙
因為我得背著他清醒後也不記得真話
看著他卻不敢再開口提起
他問我這樣算酒品好不好的人?
我告訴他真正酒品好的傢伙是倒頭就睡
誠如小阿姨說的
也許那晚讓他喝太少
如果在醉一點  或許我什麼也聽不到  而他也一覺到天亮  我的耐性不用被磨
問我醉過沒
如果是他那種程度的話
沒有
整瓶伏特加原來不是底限
或許人在傷心難過的時後比較容易醉吧?
可以見得那天他真的很傷心
而我幹掉伏特加的那晚  也沒多難過丟
如果以這種說法的話
=..=
青蘋果帶給我的遠不及那傢伙受的傷
這話也在something elses那邊得到印證
青蘋果是好人

很爛的例子
我不該將高尚的青蘋果和讓朋友受傷的那賤人相比擬
辱沒了我曾經的愛

和朋友相比
我的狂愛程度等於是小學階段
跌倒過一次之後 怕痛 之後就不再衝浪了
但那傢伙每次都非得愛的這般驚濤駭浪
是不是所謂的愛 就該如此 扒開 深可見血骨  才夠淋漓盡致痛快?
笑說他文筆不夠好
不然可以考慮出本勸世書
把他慘痛經驗分享來各教學相長

愛情這條路上沒有實習生這名目
不然或許傷害可以減到最低
但是如果真愛過哪有不傷的時後
學會愛上之前並不曉得投資報酬率是多少
更不知道原來有所謂的跌損點
但是如果愛情可以這樣理智  隨時喊停
那它誘人跌陷的魅力仍舊會相同嗎?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