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的,情人不是,仍舊朋友。給的承諾沒兌現,至今多少個年頭?

這輩子,當你是欠我的了......

有多久不見你?刻意?還是天意?我曾預想過,如真遇見,我該如何是好?

某年的夏天,想過的和做的全都走了樣。害怕些什麼?慚愧些什麼?妄想些什麼?

今早,幟豔的晨光,紅燈、轉角、是你

一連好幾日,不敢確定的身影,真的是你。

皮膚變的黝黑了,昔日稚氣的臉龐盡退去,換上我不曾發現的疲累和煩悶,

眉頭深鎖,略有所思的受困紅綠燈口。

你發現轉角的我嗎?我看見你了,曾經是我最喜歡的你....就坐在白色轎車裡

一大清早卻是返家的方向,你去了哪?你現在還是一個人嗎?我投擲的問句,

回應我的卻只有滿天煙塵...

見著了你,過去還是會不斷湧上來,我沒將它忘記,沒將那段日子給拋棄。

沒有對你死心塌地,離開你之後,我還是愛過別人,也盡量愛的很用力,甚至遠遠超過你。

在老頭那裡看到一句話:人跟人的關係就像是兩個圓在找重疊的部分,如果有太多人扯上

了,那重疊的區塊勢必會越來越小,越難找到。

我們原本是可能的組合吧?我記得你說過關於很久遠的將來和以後,所以我想,是可能的。

最後一次離開的時候,你說:不覺得我們都被別人耍了嗎?

當下的我糨糊思考,唯一清楚的是你要走了,大步頭也不回的再次走出我生命的窗口。

我知道,情感的世界裡太多的言語,會混淆判斷的視聽,盲目的愛情,小心眼的妒忌。

你受夠了被擺佈的節奏,走調的情歌,再也哼不下去,而我能怎麼著?

什麼都依你的我能怎麼著?

因為你,我可以不像我自己,變的浪漫、變的天真、變的多情、

變的以你為中心的旋轉,暈眩也如貽。

我以為這些你該知道的不是嗎?

我的雙手是用來緊拉住你的,卻忘了要鄔住耳朵

你的雙手是用來緊牽著我的,卻忘了要鄔住耳朵

我們在別人說,在他們看見,在信任瓦盤下,扯出撕裂傷口

唯一不再讓傷痛繼續下去的方式就是,徹底的割鋸掉你認為逐漸發臭腐爛的愛情

你說,這對誰都好

朋友說:自私

你是自私的傢伙?你都不要了,急欲甩掉的,是你也覺得很痛才這樣的吧

我可以犧牲自己的愛情去成全你要的快樂,那時候的我,被迫甘願的

現在的我,也覺得當初那樣的結果是好的

再看見你,有股想哭的衝動,對著你,想縱情放聲的大哭

想知道,在手足無措下會不會抱著我,摸摸頭的安慰著

想念你不夠厚實、不夠寬廣的肩膀,想念你有點為難又不得不順著我的表情

想念你冬天比我還寒冷的雙手,想念你身上灑著和我一樣的味道,想念你.........

我認真的想念起你是因為,我發現,快忘記,曾經深烙在腦海裡你的容顏

那,曾經是一回想就浮現的


OS:遇見了他,人都變的溫柔起來,對於我,他還是有牽制的作用嗎?

是一種習慣自然的舉動,在他的眼皮底下,最深的自己,不像自己的自己,不受控制的想篡位

還是根本這是自己在愛情下的真面目?如果是,那久違了!


獻給,咱們偉大的妞俠,雖然明知道你要的是更腥羶色

類似此PO只會出現在分享空間這塊私人領域內,我的世界等分的劃分

這裡,只用圖文在說話

微笑女王kiw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