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飽飯足的最好消化,就是散步,我們又跑到花市去踩街,被滾燙的太陽燒烤著,

莊小豪對我說:這時候應該要撐陽傘ㄏㄡ?

我當然知道阿,但是就是沒帶咩  =..=  又不是他們不怕曬,回到家,果然,我鼻子又紅了!





和這兩位可愛的小迪迪買了花枝和土魠魚,是阿婆甘仔店繼承人說要買的(她覬覦兩小男生美色?)

吃了之後,泰勞皇帝對我說:花枝不錯呦,阿婆甘仔店繼承人對我說:我們那有更好吃的,下一次我買給你吃

我吃的結果是,我懂泰勞皇帝說的花枝不錯呦啥意思,也明白阿婆甘仔店繼承人為何想帶我去吃更好吃的


什麼是炒冰?

這兩夫妻從一個桶子裡倒出某種液體

然後加入材料之後翻炒

然後一堆白煙,我們看了覺得很新奇

是用乾冰嗎?這吃多了沒關係嗎?

話雖如此,莊小豪還是拿一湯匙給我試吃

嗯.....不似阿婆甘仔店繼承人說的遙遙冰

那口感更為細密,但我不愛,

最後終結那一湯匙的是泰勞皇帝

(嘿啦,他根本也算食物碎石機吧)











話說,我感冒了,已經到達

鼻水和咳嗽一起來階段

當他們提議去吃冰

我當然舉手喊說:萬歲!!

要帶我去吃超有名的

田庄桑椹冰

聽說他們學生時期的時候這

家冰店沒那麼有名阿?

那天的大排長龍是真的

有嚇到我,可我就是要吃

因為他們說真的好吃阿














好吃、好吃、真的好吃   ~  咳、 咳、 咳、咳、 咳、 咳、 咳、 咳


微笑女王kiw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