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顯示的,當然不是在證明誰曾經自殺過,而是蝴蝶幫成員在第一次全員到齊後,在互相比誰白

我們家的肉ㄚ,是開幫以來唯一的男孩子,就算後來陸續有男團員加入,但他永遠識最纖細白晰的一個

蝴蝶幫草創於民國幾年已經不複記憶了,因為我們每個團員都只有鼻屎般大小的腦袋瓜,

這種事情從來記不住,應該也不會去記住。

要把幾個分散在台灣各大城市裡的人聚集在一起,很難。但是創團到現在很久了,少說也有各3-4年吧?

我們也終於在2008年全員到齊的一同去郊遊。

凝聚在一起的源由是團員中的艾薇即將嫁做人婦,對蝴蝶幫來說也是大事一件,看會不會好事接二連三的來

然後該團的女人都給他覓得如意郎君!?於是我們約好要接喜去,在雲林。

從蝴蝶幫的艾薇姑娘轉變成拉拉山上的水蜜桃嬸嬸,一路上雖然諸多不適應,但是....

最讓我不能適應的是,蝴蝶幫要有小毛毛蟲了!?

生命是種傳承的話,蝴蝶的延續,就是孵化的小毛蟲。

水蜜桃嬸嬸日前在部落格上大解尺度的說著:
最近愛上那一根

部分原文:

***********************************
最近,迷上了那根棒子。
期待卻又忐忑的著迷著。
總忍不住把玩許久...認真瞧個仔細...
只是...
它什麼時候可以從一條變成2條啊?
當它變成了2條...
我會比看到光溜溜的它更開心。

************************************

滿腦子小玉西瓜的我,原本以為她最近迷上啥好東西?要她來各試用分享心得

後來經她提點,女大生放暑假後最怕的那一根,我才大徹大悟的。

接著一聲哀嚎,不會吧?會不會太早了?

但又轉各念頭一想,其實也不會,畢竟我們全到了適婚年齡,再等下去,也快到了高齡產婦階段

多殘忍的現實阿,這樣清楚提醒著我,拎謅罵不再肖年,卵子品質也跟著逐年在下降?

我總想等我準備好了再說,但

沒有人永遠都處於最佳狀態和掌控著一切



深呼吸

讓我們一切順應自然吧


親愛滴  おめでとう ございます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