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總管問我,你要穿什麼顏色?什麼?什麼顏色?

因為洗衣的部分外包給別人做了,所以很多制服不是回不來,就是幾百年才會出現一次

為了方便區別辨認所屬單位不同,所以總管想想,還是讓我換上小粉紅



朴隆貢看到、聽到我要換新衣服的時候回過頭來看新衣一眼,接著說:對咩,這個顏色才適合。

我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看著他,你覺得粉紅色適合老娘?

他點點頭說:是阿,女孩子本來就該穿這顏色。

一句理所當然的替顏色冠上性別的話語,讓我想了一個下午。

每個人總有適合自己的顏色,我一直這麼認為,適合自己的顏色可以彰顯、突出自己的特點。

我從不會因為自己是金剛芭比,就用一些灰暗深色系列來遮掩體態。

因為我知道,那些顏色並不適合我。

顏色也是一種性格,對於它我是這樣歸類,所以當朴隆貢說:女孩子就該穿那種顏色(粉紅)時

我直接從他話語接收到的是:好大男人主義的傢伙阿,然,實際上,他就是。

白色讓我看起來專業,藍色上身覺得手腳俐落,粉紅色的嬌柔,我想,受惠者,還是朴隆貢而已。

但僅僅是視覺上的改變,換穿上粉紅色我會因此而收斂強勢氣焰?

顏色是一種性格,我屬於大地色系..........................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