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具有穿透力、感染力、殺傷力,這些你都不容置疑。

但是你得懷疑,文字背後書寫的那各人藏鏡人,他真正的含意。

我們猜,用你所見、所自解的那段文字去臆測,模擬著對方可能的氣態。

沒有所謂正解,因為藏鏡人始終在背後操控著文字不對你表白。

累加的疑問最後在心底發酵,腐蝕或者昇華成為肥料。

在這四框螢幕的背後、在一張張有著樹木靈魂的紙頁裡,黑體白底,敲打出、列印出,試圖擄穫你心房的字句。

引起的共鳴,你稱之為知心。

我笑而不語,你該懷疑文字背後書寫的那個藏鏡人真正的含意。

******************************************************************

回到批西去看自己以前寫過的東西,發現,喜歡以前的思維,那富含更會表達自己的感覺。

說來直接且清晰,是因為過去單純?

現在的文字裡太多包涵著隱喻、讓人遐想、摸不著頭緒?



昨晚和
南部人聊天,說他的東西給予的境界太高,多數人不懂(好吧,就我身邊的人不懂)

就像年紀小的時候看見國片從外國得獎心得一樣,作品,深且意境難懂。

當下自幫他們下了各結論和定義,藝術等同曲高和寡,叫好卻不賣座。

曲解,對藝術、對文字、對自己不懂的這一切。

多年後回過頭來看,愚蠢的可憐。

文字能引領、去挑起、去感受、去獲得某部分的滿足。

單純的人用複雜的觀點去解釋,最後,一句看不懂這是什麼鬼東西?就丟棄一旁。

多想的人將文字單純拆卸化,從中找到了別人看不到的秘密花園。

越會操控文字的人是不是等同操弄人心?

沒有絕對,我們都要懷疑文字背後書寫的那個藏鏡人真正的含意。











微笑女王kiw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