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對坐的你,彼此關係建立像堆積的樂高遊戲。

在抽、疊之間,傷神、費腦、又耍心機。

今天我又一個不高興的把一切掃為平地,推倒原先辛苦建立的好感和可能發生的關係。

很多事情最後都是我任性的私自決定,好好與壞壞取決我心情,你總二丈金剛摸不著頭緒。

無所謂也沒關係,砍掉重練是唯一能做的課題,如果覺得累,那麼揮揮手說再見。




早上花蓮的天空灰濛濛的冷空氣,我提著行李坐在車站外面等候接應,寫了上面那些話語。

一大早腦袋有比較清醒嗎?我以為只有在昏沈沈的時候才有可能靈光乍現。

昨天和暴發戶聊了一整晚,什麼都說,說了很多,能安慰的、能支持的、能釐清的、能幫忙的他能做的都做了。

我需要的不是什麼勇氣,而是積極爭取?可,我提不起什麼勁。懶散、懶散、懶散,宇宙中令人毀滅自我的通病。

我罹患多久?應該久到不能根治了吧我想?

如果什麼都講求靠感覺,那麼套用在我身上的話,其實感覺這東西用在情感上雷達都倒裝比較多。

我遲鈍嗎?覺得也還好,有些事情很容易被察覺,暴發戶說:那是你身為女人的本能和天性!

至於什麼是女人的本能和天性?我想指的應該是我偶爾雷達準確發生那小機率?

有些人你就是知道自己治的了他們,所以可以很不隱瞞自己的任性和刁鑽。也就是俗稱的公主病發作。

但,我是LBT型的公主,沒有嬌縱、跋扈和討人厭的指使氣頤,所以容易被討好,隨意你高興付出有多少?




有小聰明和小熱情,所以水滾的比較快,下降的速度也不容小看。

我沒法要求些什麼,在你和我什麼還都不是的時候。能做的,就是掌握溫度的上升和降落。

突然意識到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角落,他們都有不交集和重疊的時刻。

空間距離,永遠存在的殺傷力!

安全感,又在另一章節裡。寫的是你還是我?






微笑女王kiw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