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照片裡很少人物照。

我,突然很想拍那種貼身近拍的相片。

跑去
南部人那邊,他最近新作就是貼身側拍,而且應該很貼吧我想?

婚禮系列是我從認識他到現在,唯一能感受到所謂幸福溫暖的作品。

原本跟他抱怨會不會等到髮蒼齒搖仍不見溫馨感動路線?

想不到,他有那機緣可以跑去側拍,我可以看見他不同風貌,很好。

我要的貼近拍法,在腦袋有構圖,但是,我的專屬模特兒很忙,而且,我不確定,他是不是能讓我拍出我想要的?

想要自然流露且不做作的神情,想要不畏懼鏡頭且信任的心情。

科科隆(因為很愛科科的笑)家的女王就是個很好的案例,在他鏡頭下有著全然放心的表情。


拍照者與被拍者,信任和熟悉感對我來說很重要,起碼,當我是被拍者的時候。

沒有那兩個因素,拍出來的照片真的差很多。我對於拍照不排斥,但僅在全然信任的人鏡頭下搔首弄姿。

老娘流露在外的照片,回過頭來看,能見人的該是沒幾張。

有一回在某人的網誌上看到他A走了一張老娘和朋友的合照,在故宮巴洛克展覽那時候。

掌鏡人是少爺,那某人和格友們討論的結果,他總拍不到我這樣的容顏。

和他出去過許多次,每回見他拿鏡頭,我就會不自覺刻意閃躲,既使他想拍的人未必是我。

每回看他鏡頭下產生的我,都有著僵硬、扭曲、假意的笑容,我就越不愛讓他獵取到我。

鏡頭有時候呈現的是攝影者的思維,他若覺得美,就算物件本身缺乏吸引力,也會被他所要展現的意境給柔焦化了。

在你眼裡我是各什麼模樣?我就會在你鏡頭下一覽無遺。






長輩攝於某年夏天

這傢伙旁邊還有各女人就是我,有機會,你會看到那神情。

微笑女王kiw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