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感謝這段期間,對我家ㄚ三祝福及關心的友人們

收到簡訊和電話,我和ㄚ三都感動在心裡,但那傢伙有口難言,

因為要靠他呼吸又要靠那張口說話,很累的

下圖是他還未進手術室前的人模人樣,也就PO這麼一張吧,我總得給他留點是漢子的顏面





頭一次當看護,撇開外婆入院那次經驗,那回我根本是去陪睡的,

所有大小事物都是長輩們著手

記得上一回超過30多個小時未闔眼的紀錄是在25歲以前,

我近30的歲數豈能禁得起這折騰?受不起,還是得這麼睜眼到天明。

ㄚ三從手術室推出來,因為全身麻醉的緣故,體內麻藥沒有排出,仍舊沒清醒。

就看著他像各布娃娃一樣任憑醫護人員從那床搬到這床。眼皮連掀也沒掀一下。

一出手術室就和拔比麻咪以及老大通過電話,一人一句的教(交代)我,

該怎麼處理ㄚ三....brla...brla...。

為了讓ㄚ三麻藥快點排出體內恢復清醒,我試圖叫醒他扛著他去廁所,

結果他在那昏倒第一次。

有那麼一刻我慶幸我這麼大一頓,ㄚ三看起來雖然黑瘦乾,但是在手術前量體重也有重達70Kg

姊姊我平常有練過,就這麼把虛軟無力的大男人又扛回病床上。

當然,我的左手筋骨也是有受挫到啦,畢竟我也沒那麼鐵。

第二次再昏倒可也把我和醫護人員嚇了好大一跳,我嚇到是因為他對我說

他好像不能自己呼吸?(再次慶幸自己大頓體積)

醫護人員嚇到是因為,大聲呼喊及拍打ㄚ三,那傢伙只會瞪大眼睛呆直的望著前方,

完全沒反應。

事後ㄚ三也說他自己也嚇到,他是因為靠在廁所牆壁上冷汗直流,邊想著,

不能呼吸了?我的命數不會到這裡吧?

擔心自己閉上眼就醒不來,於是,他死命的把眼睛撐大,醫護人員就是被他大眼呆直模樣嚇到以為他怎麼了

不敢再輕易冒險的扛著ㄚ三到廁所,於是,尿壺這種東西出現了!

當他可以進食的時候,我就不斷要求他努力喝水吧,把體內殘留的麻醉藥給排出來吧!

他是第二個在我面前使用尿壺的男生,第一個男人是我從小到大認為我們彼此會一輩子當好朋友的傢伙。

那傢伙也因為我幫他拿尿壺感動到想把超友情昇華到愛情.........

我們家ㄚ三當然不會把親情昇華變成愛情,但是,他起初還是很卞扭,

但為了不再昏迷也給他努力很久...很久

看著昏睡又清醒,清醒後昏睡的他,棉花塞著兩個鼻孔,僅以那張嘴呼吸。

整夜,我就細數著他的呼吸到天明

隔天還是一樣阿!麻藥真的要用尿出來的?還是劑量真的重到誇張的程度?

ㄚ三的打呼聲一不見,我就拍打他一次,提醒他要記得呼吸,我很擔心自己一個閃眼,

他就忘記自己要如何呼吸而撒手人寰

那樣,我會哭死........不敢睡,不能睡,我繼續睜眼隨著他的呼吸頻率度過一天。

在ㄚ三連續昏倒的時候,我感覺惶恐及無助,但是不敢打電話給家人,

擔心他們會乾著急,跟著我提著心過著一天天

看著後來靠呼吸器幫助呼吸的ㄚ三,我望著身旁的電話,想打給誰,卻誰也沒打。

我要的是安慰?是鼓勵?其實,自己很清楚,不管打給誰,都愛莫能助。

最後,我還是得靠自己撐過來。天高皇帝遠,再怎麼有心的你,仍舊隔著長長的距離。

在無眠和慌張無助的施壓下,我又一點點累積了成長。

往前跨了一步,壓力也會使人成長,不是嗎?

莊小豪在術前、術後都有打電話過來陪聊,他跳過了我最煎熬的那30多個鐘頭。

也好,雖然再怎樣也不會有假性愛情轉移到他身上的可能性,但是,

他避過我最低潮的時候也好。這樣我才可以那樣輕鬆且雲淡風清的和他分享著發生的一切。

因為他也是各愛莫能助的傢伙,徒增他的困擾?何必。

雖然受了傷,但是,事後的敷料也可以避免傷口惡化,或者留下疤痕,只要敷對藥料。

我是這麼看待這件事情來著,在我覺得他們都愛莫能助的時候。

莊小豪的閒聊543和耍白癡,我們心情都輕鬆了。那場惡夢,似乎也遠離了不少。

親愛的,你的存在也是有功勞ㄟ,起碼我和ㄚ三都咯咯笑各不停。


因為ㄚ三這場手術,我就更心疼老頭他弟。

那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他所承受的該是我們家ㄚ三的好幾10或者好幾百倍吧?

一旦事情有了比較之後,就好像能衡量,或者估計。

然後,漸漸地,從先前的同情、悲憐轉為感同身受。

我現在站的位置有離你比較近嗎?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