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在花那邊看到這些時日她被妖精所圍繞

字裡行間似乎透露著些微的自卑?

親愛的,那我能將它歸類為自卑感覺嗎?

妖精與村姑之間的對決,淺顯易見的勝負關係?


花說:

妖精

整個人就像陶瓷娃娃
無論是妝或是衣著
(好吧~有些妖精風塵味道會重些挑眉質疑)
 
妖精們呢喃著笑靨著
當下會有恨不得自己是男人

幾乎每個妖精都像是一個模子刻印出
眼角的勾痕
紅腮粉妝的細緻
水嫩水嫩的唇色
(這樣的傢伙有志玲姐姐一個就夠了紅唇)


花若是村姑,無庸置疑的我便是農婦

當然也傾羨嬌柔的妖精,將自己打理的粉粉撲香,豔光四射,眾目所望。

但是,執著自己的一方地,默默耕耘的我們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好?

長輩說,我常常也會有掩蓋不住的自卑感作祟。我則認為,是現今太多妖精混淆視聽,我隨著世人迷了途。你也該是吧。

泥土也有芬芳你知道嗎?你不曉得。我明白你絕對不知道。

因為我們都是將雙手升高高的向遠處攀望,摘星,是甜美的夢想。

只有在跌倒的時候,你才會與地面如此接近。

但未必能嗅出泥土的芬芳。

雨水洗滌過的,你卻只覺得污穢泥濘,你墊高腳的遠離,怎麼會留意,淡淡的香,隨著水蒸氣冉冉而升?

不是粉嫩的陶瓷娃娃,小泥人沒有粉飾過的美,確有著極高的可塑性。

而你永遠不會知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