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我換了各新髮型。

在建造新造型的這段漫長工程裡被問及了,假若,一名男性友人來訪,你會讓他到自己房間去嗎?

多熟悉?我問。

錯!你不該問熟悉度的問題,而是根本就不該讓男人進自己的房裡。

因為這是她二哥那天告訴她的觀念,小阿姨(李阿龍他家小阿姨)被二哥訓斥一點危險意識也沒有。

是這樣嗎?對於會來到家裡的異性友人掰開手指頭數還有剩勒。對於能踏進我家門的傢伙,我要防備什麼?

況且,我認為都會讓他進家門,表示他無任何行為能力以及會想要有任何行為發生的念頭阿。

被說這是很單面的一廂情願想法,通常男人不容被小覬。

我瞪大雙眼望著小阿姨說:你以為林ㄚ軍來我家能有什麼作為?

她點點頭,笑了。


我,喜歡將人定位,一旦被歸類為哥們兒的傢伙,便就是好姊妹。

捶胸(當然是我捶他)、搭肩,手來腳來、拳打腳踢,這些肢體動作很自然都會發生。如同我和李阿龍一樣。

因為,感覺不參雜男女情愫在的氛圍,很自然的就會像自家人一樣的相處模式。

如同,我和我家ㄚ三一樣。


我睡過林ㄚ軍的床,我躺過李阿龍的床,我趴過偉偉的床,而這些就代表了些什麼嗎?

你好姊妹(好哥們兒)的床都沒撲過?




黑太說:上回來宜蘭找我玩的時後,是有被我很『自然』的行徑嚇到。

她問:為什麼?可以讓表弟搭著你的肩。若是我,要是有哪個男人這樣靠過來一定揮一拳。

因為是你表弟阿!對,我就是有那種我家就是你家的隨和性格。

所以,你表弟等同我表弟。(當然,你老公或者男友又另當別論)

況且,下著雨共撐一把傘靠的近搭各肩沒有圖謀不軌的意圖,我閃什麼?

他要摟著,我才會跳開吧


長輩說:真不知道這樣算單純的相信人性嗎?(根本是意指完全沒危機意識吧)

我,只是把這部分的事情看得比較簡單化。(我實在無法去想像那些傢伙能對我做出什麼事情來阿)



我這樣的性格稱之為隨和還是隨便?

每個人的解讀不同吧,我隨性的靠著這個人給我的感覺,讓一切自然的發生,包括兩人間的相處模式。

感覺不對或不好的傢伙,防衛機制雷達會自動開啟,他,不管身、心、靈都會在遠處之外。

肢體的接觸有時候遠比單用雙眼、或隻字片語評論來的更快傳達,你所要接收的那一部份。






圖:俄羅斯攝影師Max Sauco人體攝影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