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滿18,不喜腥羶色者,請按上一頁

幽暗的酒吧裡,充鼻的菸味、酒精的揮發氣息、玻璃杯撞擊的聲音、

竊竊私語隱沒在划酒拳裡。

獨坐吧檯邊抽著菸,手裡,是Long Island Iced Tea。透露著今晚需要有人陪的隱性邀約。

沒醉卻瞇著雙眼,試圖用不到一公分寬距的瞳觀看這世界,嘴裡吐出的是煙也是嘆息。

手握著酒杯,目光停駐在木製的長吧檯。看著些許煙疤清晰也不清晰的烙印在上頭。

就像我的寂寞,似有若無的敲打心肺。今晚還是得找個人陪。

重點,退下衣裳後,誰敢真的上了我?

帶刺的是玫瑰本身?還是摘玫瑰的人沒有氣魄?





搖晃的步伐拖著自己雙腳走進女廁,裡邊傳來的陣陣淫聲浪語卻更加速自己腳步踏進去。

隔著門版我聽的見也感覺的到,蹲在廁所的自己,腦袋瓜隨著單薄的間壁傳來的撞擊聲,急喘呼吸聲

透露著三人快樂行,兩男一女?兩女一男?臆測所謂的可能性。

幹~怎麼這麼緊  噢....你小力點咩,人家....喔喔    啊~~~~阿嘶.......

沖了馬桶之後我也得到我要的答案。

從肉聲撞擊的響度以及女音口齒不清的情形,還有疑似高潮之後那爽快語助詞。

這女的還滿強的,嘴裡含著東西還可以和後方前進運動者閒聊,都不怕咬住人家的命根子?

等等.....那句疑似爽快,是真的爽快嗎?還是?(笑)

在聽過一場活春宮之後,我的下體仍舊沒有火熱的反應。原來,對性,我已經不敏感到這境地。


我獨愛酒吧卻不流連PUB,你問我兩者差別在哪?

我,只是不愛那種震耳欲聾的電子混音吵雜以及飆舞後汗水黏膩的肌膚相近。

我的汗水只流在床地間...........


望著一桌又一桌的小圓桌,多數是朋友聚會,像我這樣來找一夜慰藉的,尋不著。


毫不客氣的在長木吧檯上捻熄今晚的最後一根菸,一口仰盡訴說寂寞夜的Long Island Iced Tea。

準備跳下旋轉的高腳椅,拿著我的銀色亮片小包,踩著紅色漆皮高跟鞋,踏步離去。

bartender在這當口遞上一杯Blueberry Tea,我帶著微微搖晃的身轉頭望著他,眼神帶著迷惑尋問。

真不知道為什麼光頭bartender老愛擺酷裝沈默又或者這年頭沈默裝酷的都是這些光頭bartender?

木村的日劇看太多了是吧?電視劇總會引起一些讓我啼笑皆非的效應。

他用眼神示意,靠在點唱機旁的那位單手插口袋,手拿著一杯「Cuba Libre」的男子,此刻,正高舉著酒杯像我致意。


今晚,似乎遇上了是玩家等級的傢伙了。拿起吧檯上的酒杯,我腳步輕挪,一步、一步朝我獵物走去。

酒吧裡昏暗的燈光讓彼此的視線是模糊,當我一步、一步趨近審視我的獵物,發現,他也用相同目光打量著我。

不是那種從頭到腳的蹩腳打量法,而是兩雙眼睛直勾勾的想在我淡紫色的瞳孔裡找到些什麼。

很好,有探索玩物的本質潛力。想必,是累積不少經驗值的好貨。或許今晚可以,我暗自對自己說。

緊身敞胸的針織衫,剪裁合宜的泛白牛仔褲包覆著是結實的大腿和雙臀,小麥色的肌膚說明的喜愛陽光的親吻。

微微舉起酒杯,露出我今晚第一抹微笑『謝謝你的酒』

『希望還合你口味』敲杯致意

微側著頭,讓長髮垂落在肩上飄動,眼睛往上飄移帶笑的目視著他『當然,我今晚最需要的』

假若,是迫切的需要,那麼過多的言語遠不及肢體來的重要。

當雙手肌膚的碰觸第一瞬間,我們馬上立即知道,一刻都不容緩,起碼,我是等不及了。

來不及前往旅館或者是他的住處,我們在他的休旅車后座上愛撫了起來。

兩唇緊密相貼,牙齒啃咬著,唇吸吮著,濕滑的舌頭在彼此口腔內靈活的鑽動,陣陣淫喁、喘息。


噢~這傢伙吻功一流,跨坐在他身上的我,下體都濕了,他卻還沒勃起

他的唇一路從上頭啃咬至頸項,在我雪白的肌膚上落下一點一點的紅。

今晚的我一深黑色緊身V領七分袖連身短裙,非常方便他上下其手。

他的手和雙唇一起來到渾圓的胸,雙手將胸部托高方便唇舌的挑弄。

隔著衣物我的兩點也不爭氣的挺立起來。而他,還沒勃起。

不禁讓我想著,他有毛病、還是該期待著他的持久能帶領高潮來臨。

不甘示弱的不想一直處於被動,也開始幫他寬衣解帶,褪去針織衫讓他露出健壯的胸膛來。

當他正努力埋首於我胸前的渾圓和立體點不斷的舔咬間,我的雙手也來到他褲頭。

我上他下,要脫他褲子還真是有點難度在。他也似乎意識到我的挫敗,停下一切舉動,平躺下來。

要脫當然是兩件一起脫。全身赤裸的他自在的展現在我眼前,儘管我猛盯著他下體瞧。

『還滿意嗎?』他輕笑出聲的問

『及格』感覺上脫掉褲子後,他的下體看得出來有點高度了,在那濃密捲曲的黑色恥毛下。

心滿意足的穿著底褲繼續騎上去。低頭濕吻他的唇齒,不斷用舌尖描繪他的唇,像畫筆一樣。

他的雙手在我的裸背上不斷游移,慢慢挪至胸前緩慢搓揉。

將我上身往前提高,雙手抵著透不進的窗,方便他就口用舌尖描繪我的乳頭。

再舔拭與吸吮間我酥麻的弓起背脊,搖晃下體。

也許是摩擦的作用關係,感覺隔著我的底褲下他的陽具,熱燙的硬了起來。

他坐起身,將我最後一件遮蔽物給褪去丟置在一旁。

那是一件充滿野性狂放的豹紋底褲,我可不希望等會兒清醒後遍尋不著它,畢竟是我最喜歡的一件。

男人充滿情慾的雙眼盯視著我,看他吞嚥口水的喉節上下的移動,我愛極了這種神情。

他說『轉過身』

『正面直接上不好嗎?』因為他的一句轉過身,我的情慾有降點。

『我喜歡從背後抓著女人的臀相幹』難耐亢奮急喘的解釋著

默默的轉身背對著他,跪姿抬起臀部,等待著他的火熱推送。



卻僅僅只是聽到一聲倒抽之氣。




                                                              To be continued



圖:

小女子才疏學淺,已經努力嗑著補充教材。

架構顯的2266您就多擔待,在此時便想起V真的好強

首篇獻給這幅官人我還要真的太正了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