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接到朋友電話,批哩啪啦就問了一堆讓我一時難以轉過來的問題。

聽到最後搞的我也跟著火氣上來。

我氣他阿幹啥帶著一肚子鳥氣回家,然後才跟我忿忿不平的抱怨著?

問他,為什麼不跟對方吵?當有理說不清的時候。

他說,對方態度超差勁的,不等他說完轉頭就走人,留下被兇完一臉錯愕相的他。

你是白癡嗎?我毫不客氣的這樣問他。

他給了各莫可奈何的語氣說:沒辦法,我就被那小姐的兇惡態度嚇傻了。

我真的很想去撞牆,關於朋友的行徑,平常對我溫柔不到哪去的傢伙,竟然敗在其他兇女人手下?

更氣自己不在現場,因為,我很會吵架。

對於自己人受到不公平的事件對待,我很難坐以待斃,悶不吭聲來著。

可以想像的到,如果我在現場一定是對著敢在我話還沒說完就扭頭走人的那女人拍桌說著:

你給我站住,把話說清楚。

一直以來我是朋友圈內公認嘴巴最利、最毒,吵架氣勢也最嚇人的一個。

聽說我眼睛斜眼瞪大冷冷說話的模樣,不用開冷氣都會覺得在冰庫內。

這種是與生俱來的能力還是後天培訓?覺得兩者我都兼具。

國中時候一個男生被我罵哭回家找人要來扁我,要我有膽在籃球場不要走。

老娘和一干朋友就真的在籃球場等他,但N各小時經過我們籃球也打累了,就是不見他人影。

從那之後我的伶牙俐齒就出名了,再也沒人找我吵架和麻煩。


想到先前跟南部人也還在聊說,年紀有了,對於拔劍他是沒了氣力也不覺得有必要性。

多餘的辯爭只是凸顯自己的沈溺,這話也認同,可是在氣不過的時候,劍有不得不出鞘。

我都是幫別人吵架,關於自己的事情,冷處理居多。

冷戰也是我強項,一種精神式的虐待法。

和誰吵架我都無所謂,但和自己在乎的人,無論是文字、言語、無聲,都是種煎熬。

但,常常在沒有台階、沒有讓步之下,各自秉持著自己要命的堅持。

非常討厭這種內心戰役,很疲累的無處宣洩。





肉ㄚ問我,關於愛與責任感,怎麼看待這事情來著?

女生不總愛在擇偶標準裡附加這麼一項:責任感

責任感這一詞打算將它放置在哪一個領域裡呢?

放在愛?放在家庭?放在朋友間?放在工作上?

說實在的怎麼樣算有責任感的表現,我都快不清楚來著,又怎麼能輕易分辨出愛與責任感的相關連。

賺錢養家對我來說不一定單單這樣就是有責任感的表現

和我交往的時候,只愛著我一個人,從這行為中也嗅不到所謂濃厚的責任感氣息。

硬要將愛與責任感兜在一塊的話,那麼,同情與愛情該是相同的嗎?

那天是這麼聽到的:現在你或許不愛我,但,把對我的同情放大,你就會慢慢愛上我。

那麼,這是所謂的愛情嗎?

單純的從字面上去解釋這些名詞,他們定義不同來著。

但是加總在一起讓情感操弄著,他們確有著界定不清的曖昧。


關於肉ㄚ的提問,討論到最後是無解。

只要自己爽,怎樣都可以.......我們後來的共識。




最近讓自己拍胸脯保證的事情太多了,也發現被拍胸脯保證絕對不會收納在花名冊單內的男人越來越多

這不也表示,拎謅罵老是把一堆點不燃的木頭圍在身邊,難怪一直處於冬天,暖不了。

真是要命..........


又要到了新年開始要許願望了。

(虔誠著雙手合十)


微笑女王kiw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