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搖搖晃晃的循著記憶來到男人的住所,用力的按著電鈴。

男人從門的另一邊走出來,一手負傷正吊掛著三角巾,表情愧疚的望著女人。

女人手忙腳亂的從背後拿出一個大聲公,因為不會使用還造成一陣慌亂的噪音,男人搶過大聲公,

幫她調至正常,在溫柔的遞還給女人,女人開始淚眼迷濛的舉起大聲公對著男人大喊....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你這混蛋!

為什麼?如果你對我沒意思,為什麼要說回頭見?

為什麼?如果你對我沒意思,為什麼要約我吃宵夜?

為什麼?如果你對我沒意思,為什麼要在對我發過脾氣之後打電話道歉?

為什麼?如果你對我沒意思,為什麼要在我倒下的時候接住我?

為什麼?為什麼?如果你真的對我沒意思,為什麼要這樣?

我一直以為你跟他們不一樣,我真的一直以為你不一樣.................


女人傾訴著諸多不滿,嚎啕大哭著,聲聲不斷質問男人,為什麼?如果對她沒意思為什麼要做出讓人誤會的事情?

好多、好多、好多的為什麼一直從哭泣的嘴巴跑出來,最後接著隱沒在男人的嘴裡。

『韓影,老處女日記中的場景』

故事的結尾是浪漫的,然而真正的現實生活中卻殘酷的上演著,在不同的地方,每個角落。

我心有戚戚焉的看著這一幕,幾年前也曾經這麼問過,但是,我問的是自己。

為什麼?如果他真對我沒有意思,為什麼要輕拍著我的頭許承諾?

為什麼?如果他真的對我沒意思,為什麼要牽著我的手散步去?

為什麼?如果他真的對我沒意思,為什麼要在我哭泣的時候拉著我靠在他的肩?

為什麼?如果他真的對我沒意思,為什麼當別人說些什麼的時候不否認?

為什麼?如果他真的對我沒意思,為什麼那一晚要那樣緊緊擁抱著我?

為什麼?如果他真的一點意思也沒有,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那時候的我也許不夠氣憤,也許勇氣不夠,也許,是我的自尊心也想保留最後一點餘地給自己。

所以,我並沒有拿著大聲公去質問誰來著。

僅僅只能對著自己生著悶氣,原來都是自作多情的幻想著?

他們在對我作盡了讓人誤以為就會那麼在一起的事情之後,轉頭,卻和別人在一起。

我不懂,哪一步錯了?

因為我不夠漂亮,所以還不到當女友的資格?

因為我不夠聰明,所以還不到當女友的資格?

因為我魅力不夠,所以還不到當女友的資格?

因為我脾氣不夠溫順,所以還不到當女友的資格?

一個人傻一次,我們能夠原諒他,因為沒有前車之鑑提供參考。

再傻一次,我們可能說,不夠小心,下次要注意。

傻第三次,國家該頒殘障手冊給我才是   =.=

所以

在傻了兩次之後,非常擔心因為這事件領了殘障手冊。

於是

我的自信心在那兩次後徹底瓦解了

所以

開始對甜言蜜語免疫,對於試探性或者暗示性的問語,充耳不聞。

生物會衍生一套自我保護的防衛機制,理所當然的,我也有了因此事件築起的防護罩。

開始告訴自己,對於別人的曖昧溫情攻勢,心領,但全都當作沒那一回事。

這是不讓自己陷入多想,也不讓人覺得嚴肅到無法嘴皮子的程度中拿捏相處之道。

L說:你這樣等於滅絕往後所有可能發生的機率。男人有時候會試探性的撩撥,想著這女人有無可能在下一步。

男人也擔心過於直接了當,緊接著也是對方直接了當的打槍。

(這是替男性也擁有脆弱自尊的辯解嗎?)

我不懂男人,在兩次又差點賠了自己的尊嚴之後,我就更加不懂。

不都說單細胞生物,哪來那麼多招數試驗著我?

經過試驗發現我不合格,轉頭又拍拍屁股走人?那我算是什麼?

愛情白老鼠?



我仍舊以為,如果,他沒那意思,就不該敲門。




圖:估狗大神

關鍵字:悲傷

微笑女王kiw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