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什麼可拍,卻仍舊想用相機抓點什麼影像來證明我出走過

驚訝於為什麼枝頭要別各類傘的東西,原來是為了保護剛要冒出的小幼苗,免於雨打,於是替它撐起小傘。

農地休耕之後仍舊要美化,怎麼各美化法政府不管,總之要補助自己想辦法

於是,什麼樣的花,什麼樣的草,都揉和在一塊,不是規則的、排列的、精心設計過的美,是數大。

多數時候,數大便是美(我的國中同學曾在課堂念課文的時候將它唸成ㄕㄨˇ大便是美的)

我喜歡酒廠那一帶,是宜蘭比較富有歷史的區塊,儘管,殘缺無幾。

時代在進步,老舊一直被替代或者掩蓋,總之,消失了,在它存在價值比不上權衡利益的時候。

喜歡南部人對我所解釋的,關於時間的濃度

我覺得那意境,那說法,是美麗的,且讓我著迷。

微笑女王kiw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