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休假,和朋友閒嗑牙,女人在一起能說些什麼國家大事?

國家之興亡是匹夫的責任,我算什麼東西。

B對我說:我剛看到那個割雙眼皮的人才忽然想到,那個布丁的姊姊也去割了。

耳朵接收到這訊息,腦袋立刻轉換君姊那張古典容貌配上雙眼皮,我覺得整個

掉漆了

這句話就很自然從我口中說出。

朋友似乎也很認同我的形容用詞,沒錯,所謂古典美和雙眼皮絕對搭不上關係,他們並不相配。

君姊對B說出她從假單眼變成雙眼皮的演繹過程,B在轉述讓我知曉。

聽說是因為布丁先去割雙眼皮,她們老媽在複診的時候拖著君姊一起,讓兩個假單眼的女兒通通成為雙眼皮。

距離上一回和布丁見面少說隔了有半年,他再婚的對像是各銀樓小開。

君姊說,她妹妹現在努力擠身名流社會中,大肆修整,重建一個光鮮亮麗的『門面』。

上回和布丁見面小聊了一下關於再婚生活,覺得所謂的後母她似乎也當的頗吃力。

畢竟3個小孩都不是她生的,又都到了差不多半懂得年紀,你該怎麼教?能怎麼教?

聊起她老公,這男人說她什麼是都可以不用太在意,只要把小孩安頓好,每天打扮的漂漂亮亮就可以。

因為家裡是開銀樓的,所以門面很重要,連婆婆也這樣每天對她耳提面命。

除了後母身份讓她吃力,現在連沒化好妝走不出房門都讓她備受壓力。

看她那陣子皮膚變的稍微黝黑,以為她又到哪個國家度假去?才知老公讓她去打高爾夫球。

說這是上流社會必備的運動遊戲!?

那次閒聊讓我有種她的再婚仍舊不是架構在愛情基礎上。

(是的,言下之意前一段也是那種政商連姻的F~U,各取所需)

當然知道愛情沒有麵包也活不下去。

突然想到星座專家有這麼說起某個星座的男人,結婚和交往的對像是分開的

交往階段的女友要是正妹,帶出場風光,她可以什麼都不會

能結婚的對象是得勤儉持家,任勞任怨、事必躬親的阿信,不一定要甜美動人。

在這點上,感覺女人就有點意氣用事的不夠理智,在多數。



覺得布丁的老公是那種魚與熊掌都想兼得的傢伙,所以他再努力改造,將妻子變成他期望的那個人。

女人這一生都和美麗在搏鬥,是吧。

起碼可以肯定的是,我朋友她是,且我替她膽戰心驚著所謂年華...........


非常喜歡藍心湄說過的一句話:豪門?我自己就是豪門。(語出,眾女星都想擠進豪門之議題)

期望自己也有這種"尬司"能跩跩的說出這樣不打自己巴掌的話。



我沒有錢但我很富有,人,不能總在手裡只掂著銀兩過活吧。

在羨慕別人用著不同型態過著光鮮亮麗生活的時候,誰轉過身窺探過深宮怨有多沉?



































圖片:凡爾賽拜金女Marie Antoinette

微笑女王kiw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