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W 
                      一個說詞,它叫做沈澱。

不清楚此刻混濁的是什麼?我的思緒還是別人的頻率攪混了這一切。

我努力不被影響,嘗試著書寫,藉由對話轉換的能量得以平息。

眼看著浪潮夾帶著漂流木朝我奔過來,我僵直的雙腳卻無法移動。

恐懼退卻至回憶的鎖裡,鑰匙和著嘆息聲吞進肚子,不讓誰瞧見,絕不。



我們都說要把這一切能打敗我們的元素壯大起來,進行一場肉身的搏鬥,想知道血淚會怎麼各流走。

不戰而敗的懦夫終將被半殘的另一人嘲笑與睥睨。

往後退一步是想將這血肉模糊的場面看的更清楚,惦著自己的斤兩殘值是多少?我有多少能賠上?


那夜,我思杵

去蕪存菁的挑去雜質,仍舊無法呈現透明狀態,光影折射,不穩定氣流,偽裝的假面超人。


拭去濃妝豔抹,輪廓也不見了!?

原來,還是一場堆疊的遊戲。

累加的是一種叫做感覺的分子,開了根號之後,那變異數就成了我們之間的值。

多少?

數值是多少?每個人都想知道的答案。

X和Y永遠是各秘密。




噓......................................














我累了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