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滴

當我們的人生都失去了競爭力,所剩餘的會是什麼?

一幅鬆垮的皮囊?吃肥呆滯的模樣?瘦如柴骨營養不良貌?

說的都是彰顯的外表,而實質上呢?

外人見我們的是逐漸凋逝的歲月,卻不見我們日積月累的智慧,急予否決,殘忍二字哪了得。

對門眼科小姐淚汪汪,說著是新醫生不要她這年過半百老助手

嫌她學習能力差,動作殆慢,單位已經調派年輕的助手來替代她的位。

有時人老不得不服老是嗎?

我們都在學習怎麼樣做各強者,掌握所有脈動和走向。

那麼有否思考過,關於老邁的我們什麼都遲緩發展的時候,怎麼辦?還能做些什麼?

聽說日本有座小山,山中有種駭人的風俗,那便是將家中年過70沒有謀生能力的老人放逐山野,任其自生自滅。

這做山叫做姨捨山,直譯便是拋棄老婆婆的山。

文章是我從書報上讀來,真偽為何我無從考證,假若這村落真實存在呢?


我些微的恐慌,對於年老,對於所存價值。

我能一輩子保值嗎?保險有在賣這個保障嗎?那麼需要花多少金額才能投保?

我試圖去理解每個老年人的內心和這族群的社會學,但,我畢竟太年輕

他們也如同我一樣慌亂嗎?對於殘值一詞

我能清楚知道部分人們對於年老長者的看法及態度還有社會職場的思維

然,所擔心的是終將成為負擔嗎?或者被當成負擔?亦是承受不住冷漠嘲笑的眼神

當真老老垂矣,我仍希望是在某個領域的專才,而不是流放姨捨山的婆婆

然後,就這樣

一直做到死!

未來社會的生態要求......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