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W

                    躁動,一種情緒渲染開來的表顯。

原諒我最後摔了手機,克制不住的發脾氣,已經到達鍋爐所能承載的悶,一次爆發。

生氣的時候就讓我發狂似的胡亂喊叫吧,無須理會,眼淚流過,替爆發的炎漿降溫,這樣很好。

儘管我厭惡極了眼睛上的睫毛膏沾到大量鹹淚水溶解後的剝離,黑點漬跑進去和瞳孔曖昧不清的刺目感。















批ㄟ屎
:下回若是見著我打算摔相機,一定要厲聲阻嚇,兩種對於我的存在價值是不等一的偏心。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