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完澡泡了一杯濃茶,我想今晚應該不會太早睡。

閒著無聊,除了感受那種雨下不來的悶熱,就順便回顧一下今天發生的事。

不會太有重點,可是我覺得頗有意思。

首先

今天老娘人生第一次使用單眼相機拍照了。

相機是朴隆貢的,很重,平常幫他拿出來我都嫌懶,今天卻要常常掛在脖子上整各下午。

因為他要手術,這CASE是研究所要報的作業,所以我得肩負攝影工作,因為他要操刀。

一個單眼機體+長鏡頭+閃光燈

我都不知道那些用單眼拍照的高手們脖子肩膀是銅牆鐵壁嗎?

其間在拍攝時一度因為拎謅罵太矮,取不到好的角度整各人差點摔相機(這次相機不是我的應該可以摔吧?)

臨時找各木箱來墊高,就越拍越順手了。

結論,我還是非必要性絕對不背單眼出門,那是一種罪。我的M性不在這區塊。


下午兩點開始到七點半左右結束,累煞了一堆人,當然包括患者。

朴隆貢先前就預告約了大夥一起吃黑鮪魚大餐,這也是去年就說好的。


9各人三輛車奔向南方澳

我被指派和今天的跟刀手一起前往,原因,整各下午都和對方混在一起,有某種程度上的熟悉。

我是沒意見,可是不怎麼願意

另一位同事卻很主動的說她跟我一同搭對方的車好了,美其名是陪我,哼哼...

到停車場取車的時候,我便在途中和那同事說,等等你坐副駕駛座好了,我大路痴不便報路吧。

她嬌羞的回應:很奇怪ㄟ..還是你坐前面好了。你跟他比較熟.....

(最好拎謅罵跟誰都很熟啦,碼才今天卡有接觸丟)

女人的直覺告訴我,他對那跟刀手似乎有好感,這時候忍不住在多注意一下跟刀手.....嗯嗯

就是業務員的模樣阿OTZ

懶得再那推託來去的,一到車旁,我就直接開前坐的門

結果同事瞪大眼睛看我說:你要坐前面喔?

ㄟ???她剛剛不是一直跟我說不要嗎?怎麼我坐前座這麼訝異丟?

這才恍然大悟我這個死白目

欲迎還拒懂不懂阿

我還真不懂ㄟ

OTZ

自己人客氣什麼?老實跟我說,都很樂意推波助瀾的,幹嘛想吃又不好意思?


特別多留意她今晚的表現.....嘖嘖

我覺得我已經到了完全無視其他異性存在的程度

好像不是自己的菜都侃侃而談,東拉西扯的很淡水的前一站

要跨越某種層級得道升天,哼哼

砍掉再重練吧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