丟了一堆東西後我才記起要拍照,且是某人提醒著.....

喜歡和朋友,是很要好的那種朋友一起吃飯,不被時間催促的享受慢慢吃、慢慢聊的時光。

有些話是選擇性的透露,在絕少部分的時候。

對於他們自己隱藏不太起來,多數是一股腦兒的丟和吐,粗魯著、任性的。






月初發生了一件事情,總覺得可大可小,卻不斷被渲染的很大

起初訴說的對象基本上除了家人也只有魚男和小阿姨。

其他朋友一概不知我惹了啥麻煩上身,只覺得我悶著不樂了。


別人不說,怎麼也猜不到自己在他們眼底是各什麼樣性格的傢伙。

她對她說,妳該學學水肥,想要就得學會敲門。

我從沒主動敲過門,既使我認定了那是我原本就該有的。

她應該對她說,妳該學學水肥,想要的話讓對方自己送上門。

不夠瞭解我,怎麼去慫恿別人學習我?

不用跟我比較,也無須去比較

在他人耳邊嚼我舌根,說多了,聽的人都厭煩,人心妳到底是抓不抓的準阿?

以為的日久見人心,是自私的人不為己獲得大全勝,是一場卑劣的謊言大覺悟,最後。



今天徹底的攤牌,也不想再當各沒聲音的人。

個性本來就不是一直處於挨打的,如果痛我還是會喊、會反抗、會回手。已經不管誰是誰的那階段。

事件的本身我完全就是間接被殺害的人,要我忍氣吞聲,做不到,但我讓步了,逼於現實。

如果始作俑者無法出來捍衛自己的權益,有什麼資格去促擁我上戰場替他打戰?

這場戰役成敗不論,都是我自己打下的

也發現,原來自己沒有想像中的堅強

替自己流下的淚水原來都是因為委屈了。



我沒有哭,在我無法全然卸下心防的人面前,眼淚禁止。

紅了眼眶是為了自己不夠穩固的勇敢。

廁所內的眼睛底的水蒸氣是我替自己叫屈的憤然,胡亂的抹乾,戴上面具繼續。

遊戲開始,搏鬥到底

如果真要爭各什麼。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