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床上相識,而笑了"

 

"屋外的那些人,並不知道我們的擁抱,其實是不相愛的"    by 鯨向海




那日從台北逍遙回來,我們家親愛的南部人切來問候,聊起我總過於悲壯的愛情、觀念導正,洋洋灑灑。

接續著對我說:
您來台南,既不打給我,也不跟我見面,我都快覺得自己是妳的情婦。

聽他這麼說,我倒在另一頭笑得不可開交,哪來這麼妙的比喻阿 

心想著有各這麼優秀且讓我掛念著的情婦真好 

話說到情婦 ,他馬上就為我默背起 鄭愁予情婦這首詩

 <情婦>

 在一青石的小城

 住著我的情婦

 而我

 什麼也不留給她

 只留給她一畦金線菊

 和一個高高的窗口

 偶爾

透一點長空的寂寥進來

我想金線菊是善於等待的 

而等待對婦人是好的

所以每次我來

總是穿著一襲藍衫子

我要她感覺

那是候鳥的遷徙

與季節的變化

因為

我不是常回家的

那種人 



南部人  說他個人非常喜歡這首詩的情調跟氛圍 


細細咀嚼著,是阿,那氛圍,濃濃的女人悲

愁苦的等待,僅因為對婦人來說是好的。

好慶幸呀~角色是對換過來的,此刻。

 語末提醒著: 我等著妳回來呀親愛的

 嗯嗯我會回去的,當我記起回家的路

哈哈...... 

妳這個野男人="=         是他劃下這段話題的結尾。






喜歡他餵養我的腦袋,丟出任何形式和狀態。

從一個小小的交友版,亂碼配對,百般無聊下的點閱,一篇【色戒】電影觀後感,讓我挖到各寶庫。

看似很隨和的我,其實有著深深的戒心,對於陌生人

可仍舊喜歡從陌生人身上挖掘些什麼,當我覺得他有著些什麼是我沒有,且我強烈想要擁有的時候。

他呀

是各懂得收、放,且不躁不進的傢伙,再面對我,給足了大大的意願空間,也時常丟出誘人的果實

相較於一般好奇我,就亟欲想將我扒光的傢伙來說,他則讓我一顆一顆將自己鈕釦解開

一句:敲破蛋殼,交換核心。

我拴緊的手有稍稍放開些



仍舊偏執著要先得到核心才肯敲破蛋殼。

我和他不同的操作,這是對人心的另一不安全感的防守線。

您該是要諒解,有時太透徹反倒不是一種磊落感。




是的


有些人、有些愛,很容易說出來


我是愛呀

這偶爾向我投擲出詩詞

遞出吸管,讓我大口呼嚕吸腦門

告訴我天多、地多的差別

角度怎麼取捨

亦師亦友

的傢伙


關於這一點沒對誰否認過,假若有人問起

他說關係的界定,給世人一抹含意的微笑,不必多加註解說明一切













********************與青春肉體閒聊543手扎之分隔線**********************


日昨咱們家青春肉體突然說:親愛的,我昨晚有夢到妳ㄟ

臣妾惶恐,大驚著,這小傢伙是夢到什麼了?難怪那天我特別累,原來還趕場

OTZ


他不疾不徐的在我天馬行空亂想著的時候又補了一句,還有黑太姊喔

呿~~~~黑太這時候來湊啥熱鬧?

喔,那我們三各人在幹嘛阿?(狐疑著我們三個湊在一塊是幹啥?)

小傢伙竟然說,夢到三人一同去誠品書店

我整各囧TZ.....到不行

為什麼是誠品書店?難道我們看起來這麼有書香氣息嗎?

該不會我躲在角落看猛男圖集,黑太在一旁翻閱腳踏車的熱血記事???

小傢伙說:沒ㄟ,妳和我一起再看三毛的書,黑太姊在幹嘛我就不太清楚了

(頹然倒地)

親愛的,我原來在你心中是這麼的...............

讓我汗顏阿,改明兒,我一定再端起三毛奮鬥啃食的

(灑淚)






親愛的黑太阿,我想對妳說

妳挖的那各坑洞好大阿!!!

小傢伙昨天將龐畢度展的75分男(還是85分?我忘記我評比幾分了=.=")再次介紹相識了在MSN上

大頭顯示我和小傢伙的合照他一眼就認出

且對吸口水事件記憶猶新

我整各人的人生清白全讓你們毀了



妳說,妳打算對我怎麼負責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車肥水の感性 的頭像
車肥水の感性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