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佇立公廁旁,一雙無光的眼眸不停的張望著來來往往稀少的人

    斑駁的十指蔻丹長在枯枝般的雙手,鬆弛、斑點、青筋、皺皮都清晰可見。

    燻黃的食指和中指間夾著快燒到煙屁股的新樂園,抽吸了最後一口,隨意的丟棄在地上,

    猶如被她拋擲遠遠的過往。

    過於鬆垮的連身洋裝著實的落在她纖細的軀體上,暗沉
    的花色及開低胸的領口

    和臉上過度濃郁的彩妝及歲月刻痕成為驚人對比。

    似乎毫不介意受地心引力拖垮的外八奶就如此坦蕩蕩的隱約落入熙攘往來的人群眼底。

    她早已經過了對於羞恥心要拿來當菜配著吃的年紀了,甚至不在乎路過人對她投以輕蔑或者好奇的目光

    那些眼光、那些神情,到底真正表態的是些什麼含意?都不足以讓她能快活溫飽一餐

    或者哈兩根草的滿足來填滿這一切。

    每各人,生來都有賺錢的工具,有的人善用頭腦,有的人只能靠勞力換取,有的人是祖先有庇蔭

    她用了老天爺給她的優勢,女人的軀體,兩腿胯下那個生命進出口的洞穴。


    我們四目相交的時候,她是這樣無聲的透露著自己的故事。


    身體好處的自覺她15歲以前還不瞭解,只知道不下田幹活就會挨揍遭皮肉痛

    月經來潮後的第7天媽媽就迫不及待的將她賤賣隔壁村的王家的智障兒子當媳婦,

    換取哥哥的學費和弟弟的奶粉錢。

    其實,沒有什麼好難過,現在看來,那時代咩。

    緩緩的煙霧從她口中呼出,淡的和敘述的口吻一樣。

    誰家不都是死德行在過活,微渺的自己是眾多悲慘中的滄海一粟。

    知道哭到鼻涕眼淚飆飛,肝腸寸斷,再三保證會努力做牛做馬到死也沒有用。

    省點力氣是小時候就知道的道理。

    沒有大紅花轎的婚禮,徒步走了一個山頭來到陌生的村莊裡,或許新生活可以稍微期待一下?

    留著兩串鼻涕的臭頭丈夫張嘴憨笑得對著自己,胡亂在身上抓、掐、弄、擰,惹得自己唉唉叫整夜

    房門外的公婆滋樂得的無法言喻,殊不知第一次的落紅在一個月後

    婆婆不在家的深夜,醉酒公公褲襠裡會變硬的棍棒搞滴。

    東窗事發在三個月後,三各月之前的自己幾乎被捧在手掌心,婆婆不在,腿肉全往我肚裡。

    要不是那白癡老公對婆婆告狀說公公從褲襠裡掏出肉棒捅我屁眼,搞的她呼天搶地,

    似乎痛苦極點的一直喊叫,不要了~阿拔。

    家醜不可外揚,惱羞成怒的婆婆以娶來不會下蛋雞是浪費糧食。於是將她轉賣東邊的鰥夫,開鐵舖的阿標

    一女不侍二夫原來是古代人說好玩的貞節。

    為了餬口肚子,要她再嫁誰其實沒有意見的,在那街頭到處有餓死人的年代裡。

    阿標有了三個兒子,她會不會下蛋其實沒有那麼重要,說穿了,買她是為了有各可以暖床的女人。

    16歲青春的肉體看在年近半百的老傢伙眼裡,無疑是國宴級享受,也不想自己能當人家的爸了。

    是吧,男人不管年紀多大,看到鮮嫩多汁的女體,跨下還是會硬,就算硬不了,心還是會癢。

    也許是打鐵漢子,阿標有用不完的精力,夜夜邀約她行床第間的樂事,不管她是否下體處於鮮血直流狀態。

    像是想把她玩殘了一般的使用,偶爾醉酒更是不受控的大瘋狂,傳聞中的18招全拿來她身上實驗。

    她不是妻,是買回來的妓,他對著兒子們這麼說。

    逃出來的那一晚,他被四個男人搞了,合不起的雙腳,拔腿狂奔,在她咬了二兒子的雞巴後。






    圖顯:估狗大神



    相關閱讀午夜場:第二の章【後街】(禁18)

                        午夜場:最終の章【老妓女】(禁18)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