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張腿送往迎來的數不清日子裡,也曾幸福過,必然。

但總顯得短暫,當它和所有不幸比較起來的話。


那夜,拔腿狂奔頭也不敢回,跌倒了,趕緊爬起,哪受傷了也無暇應理。

老天爺下起一場驟雨,混著黑夜,洗滌掉她滿身鮮血,分不清是誰的了。

衣衫襤褸、蓬頭垢面是一種極好的偽裝,在她不曉得是不是殺了人的時候。

窩在另一個城鎮的破屋內,和一群相同氣味的乞丐蹲一塊,藏了好幾天,吃了全都是出門乞討的那叫化子給的

天下當然沒有白吃的午餐。嘴裡啃著半酸掉的饅頭,下體正讓給饅頭的乞丐享用。

以物易物成了那段日子的生存法則。什麼都沒有的她,還能張開雙腿,真好。


她這輩子頭一回感受有錢是怎麼一回事是在逃跑同年的秋天,一個路過小鎮經商的日本人給了她身平第一筆錢。

那天

她隨著乞丐們一同出門要飯,到了一條街弄裡,瞧見許許多多濃妝豔抹的女人在那與男人拉拉扯扯。

看傻眼的當下,只見一個人中蓄著小鬍子的猥瑣男人挨近身邊,嘰哩咕魯的說著自己聽不懂的話語

見著她沒啥反應,就塞了幾張紙進她手裡,便帶著她到轉進陰暗窄巷去。

掀開她兩片布扎的裙,提著沒著褻褲的臀,連前戲過程都省了,就從背後猛烈的幹了起來。

不到五分鐘,她還來不及有任何感覺的時候,只聽見男人微抖的發出單音節的『啊』,就射了。

她拿著幾乎沒有重量的紙鈔,替自己買了一頓好吃的,和新衣裳。

錢的真諦,嶄露頭角。


後來知道那條街叫做【後街】,是煙花場所。

那裡的每個女人靠著巷子的牆圍站,拉著經過的男人們,大夥講好價錢,就隨便要站著還是躺著上。


想著,原來被幹還能有錢拿,為什麼自己不?

自己被排到最巷底的位置,展開了皮肉生活。


【站壁】女郎的收入其實很不穩定,因為物質需求越來越大,鴉片正流行著。

她開始當流動戶,走到哪沿途招攬客人到哪,到了海港口,成了軍妓。



17歲墮過一次胎,23歲知道什麼叫做愛,30歲那年,她結婚了........








圖顯:估狗大神








相關閱讀:
     午夜場:第一の章【公園一角】(禁18)

午夜場:最終の章【老妓女】(禁18)

微笑女王kiw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