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想分手

對方之於你的殘值是炮友,現在

我偏著頭想,細細咀嚼你給我的話,消化和一再反芻,愛情的一開始最初,對方的定位不就是了?

我問:真的分的了嗎?

你也有男人該有的通病?沒犯大錯的對方開不了口說切?

緊握著這份雞肋愛情,我倒覺得不必

說寂寞是強而有力的殺手,會扼殺掉你最後一絲良心和純情

我們都可以在彼此面前把話說的很絕,卻在另外一半面前委曲求全

何必?

************************************************


曾疑惑,因為你喜歡,所以很自然而然也跟著接受,既使知道了這未必是好的,對你來說,

仍舊可以睜隻眼閉隻眼的忍讓、退步著,什麼也不說?這樣的性格到底是好還是不好?

跌倒了,可以不厭其煩的再將你拉起,然後溫柔的給予安慰,包扎著你的傷口?



療傷係女王今後引退了,因為會覺得倦也會覺得累

在吸飽飽了所有負面的情緒後,反向給予的仍舊是週而復始的混濁

溫暖厚實的胸懷,堅毅的臂膀怎麼也會有撐不住的一天

發現,很多東西都有保存期限、可用額度。

原來

我的耐性和諒解也一樣,沒有永久保固的廉價著?

我討厭笨蛋,一直以來是如此

在同樣的地方不斷跌跤不要讓我知道

因為

我也不會讓你知道。



********************************************************




一段感情的開始或者結束,都需要自我覺醒





圖顯:俄羅斯攝影師Max Sauco人體攝影

微笑女王kiw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