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終於看不下去整支電風扇卡著一層那個我都不知道該如何確切形容的飄、浮、物?

有點像蜘蛛絲,但,它不是,像一層灰它卻又太具體,如果你知道那是什麼,請告訴我

不是都說只要把上面那層詭異的東西清除乾淨,那麼吹出來的風會更涼

是天氣太悶熱,還是根本就是騙人要勤勞點的藉口?一點也感受不到它有增涼的功效

清除完後,我同電風扇面對面的,讓它呼呼的大口朝我吹,思索,是小型黑洞原理嗎它?

明明是吹出,那些髒東西怎麼卡進來?所以有種一進一出的神秘是我所不知,然後結構成詭異的飄、浮、物?

好啦,自然科學和什麼物理我國二後大概很少及格過,也許是常識,只是我草包,以為它很神秘。



從颱風天開始,其實我一直感覺自己過著很虛度的生活,每天。

除了上網找旅遊資訊的時候比較像各有目標過生活的狀態外,其餘,我腦袋好像沒活動過

週二的倦怠再過幾個小時就會來糾纏我,無藥醫



暌違一年的獨生女生活終於回來了!

去年八月大姊從花蓮辭職回這裡教書,接著當然是住家裡

我和她非常容易水火不容是眾人皆知,兩個隔著距離,一個在花蓮,一個在宜蘭的時候是最佳姊妹情深狀態

距離一旦不見了,隨便一個擦身而過都能燃起熊熊大火

我對雙魚感冒就是她引起的,一整各將其星座缺點發揮的淋漓盡致,然後還會稍嫌不夠硬是把其他星座的怪癖

也一一感染上身,好吧,總之她的壞習慣都是我無法容忍,卻不得不忍的。

傳統、保守、神經質、超潔癖、暴露狂、下床氣、大女人.....諸繁不及備載罪狀,難一一數落。

對,拎謅罵常處於被她極盡壓榨的抓狂生活邊緣爆走。

好啦,這傢伙不想教書要回醫院去工作,不過醫院還是在地的,只是她硬是要霸佔人家一個宿舍

然後幾天前陸陸續續包袱款款的住宿去。

今天是她不住在家的第一天,突然好安靜的夜晚還有點不習慣

總是這樣的,人的習性,相信不久後,我又好自在了。

(想說她每個週六日還是回來住家裡阿!是有差很多嗎?)




學弟很常看到我,只是我從來沒碰到過他

我近視有那麼深嗎?還是有弱視?

每回他事後對我報告又見著我,在某某路上,做些什麼的時候

我不禁暗杵,是老娘太大一隻,整各醒目到他不想看見都不行的程度?

每回讓學弟碰見我都是阿桑造型,寬T+短褲(冬天就是小外套+運動棉褲),頭髮隨便綁,戴各眼鏡穿著夾腳拖

(屢試不爽)

他就不能在我正常點,打扮過的時候目睹我咩?

以後走在路上我不能隨意抓屁股、挖鼻孔,身邊要帶帥哥逛街,打扮穿漂亮點

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你暗戀的人或者暗戀你的人會出現在什麼時刻,什麼點。

(掯!架逆辛苦丟  OTZ   )






這幾天很上火,耐性和好脾氣不知道誰磨掉了,對誰似乎都沒法好好說上幾句話

尤其是自己人,根本到達已經小姐脾氣上來的胡亂

拜託

罩子放亮點,別再惹我煩了

好咩

(握拳)





果然我是善變的,在密集熱衷於臉書後,新鮮感銳減

沒錯,顧名思義,我的三分鐘熱度接近沸點了

那也是一種束縛的系統工具

而我的人生不該有那麼多類似綑綁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