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荒廢無名太久了?

幾天前見著九宮格全部淪陷後,我開始思考了起來,無名已經是最大廣告聯播網了嗎?




禮拜二少爺打電話來,說是問我身體好些沒?

在電話那頭嫌他未免也太晚問候了吧,他個人理論是,要是怎麼了,早就CALL他回家。

也是,不過有心問候人家不是該三不五時就打電話來著,哪有人像他隔了半個月才問一次??

(大姊和小阿姨可是幾乎天天打回家問情況的)


仍然是中西合併療法

禮拜一去李阿龍他家讓他老媽幫我作了草人脫身術

顧名思義就是讓各草人代替自己去扛那些無名的罪、債,然後壞運隨著火化草人和衣物一併灰飛湮滅離開

哈~這作法讓我很直接聯想到先前看過的一部電影
The Coffin

雖然作法不同,結果不一樣,但是出發點都是希望自己能好一些

然後

我的同事是篤信秘宗的,她有天在佛堂念經念一念突然起了各想法,除了讓我每天喝她老公祈福過的大悲水

還希望我可以念大懺文和遠離瘟疫的祈福經文

於是,我每天要喝她老公祈福過的大悲水前都得先念大悲咒,回到家的時候就要靜心下來念大懺文...等

好友鳥淫常看著我一個人對著一杯水然後痴呆望向天空嘴裡唸唸有詞覺得很蠢

又覺得,那幾天因為做完草人脫身術,傍晚五點過後頭頂就不能見光,於是出入都要戴頂帽子行為更蠢

然後昨天又瞧見我拿起大懺文在看的舉止在他眼裡顯得特別蠢

嗯嗯~他說一整各不是我的"瘋格"


我沒有什麼特別宗教信仰,但是,他們覺得這樣對我是好的,我不會去拒絕人家的好意,在不覺得有負擔

而又我無言也沒有特別需要反駁的情況下

都照做了,且越來越認真的實行著,儘管,到目前為止我的情況還是一樣

就是偶爾會又來那麼一下
,感冒沒痊癒然後又再燒起來一次

但是我的醫生完全不把我將流感處理,因為我的體溫量起來就是不達那標準

從送急診到現在,大概吞有百來顆的藥吧?接下來會不會換我的肝、腎功能不好了?

好吧~想當初羅馬也不是一天造成的,起碼現在並沒有變更糟,我就該感謝了是吧。


關在家裡太久也不好~好在有良心的小阿姨和大姊都會接我出門晃晃

(狀態不穩定,還是需要有人陪伴和接送來著)

什麼時候可以在去親近大自然?(相機應該也憂鬱了起來了吧?)


昨晚我做了各夢,很瞎,感覺也很不好



可是又要自己正面思考

因為知道負面能量對本身一點幫助都沒有


老娘不走也不想走林黛玉路線的啊

葬花留給別人去玩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