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能夠,他大概會很生氣的用力掐我那都是肉的大腿一把,是那種用盡吃奶的力氣,暴力相向著。

如果真的,那我應該是乖乖的坐定不動,邊推著那雙爆青筋的手邊說著:矮油.....死性難改咩。

犯賤是人的天性?作賤是人的本能?

起碼這兩句話可以視事的套用在我身上,不掙扎的牢牢著。




就像小學老師逼我寫作業那樣,期望我將來字跡能順利從國小畢業,無奈,懶惰成性,作業永遠遲交或者放棄。

所以,我的字跡永遠停留在國小階段沒成長,這是那回魚男發自內心的肺腑之言。

就像家人期望我能夠的那樣,安穩的捧著公家機關飯碗,不用被人呼之即來,使命必達。

成天站到象腿浮腫,還要冒著種種生命危險的工作著。

就像你希望我能夠選擇A畢竟你覺得他是對我好的那一個,而且兩個人又能溝通,且也比B穩定。

誠然你所言,A似乎比B看起來,感覺上穩定些,牢靠嗎?不清楚。這需要好久好久以後才能驗證的問題。

他說:總是希望有人對妳好



我知道

但,又如同我和loop小姐說的,或許兩人總缺了些什麼所以都沒選擇,或者被選擇。



究竟缺了什麼?缺了心跳加速的感覺?缺了穩定的安心感?缺了認可的篤定?還是最缺的是承認的勇氣?

搞不好我們缺了一種叫做真心的幹細胞也不一定!

沉在最底下的,有時候都不覺得必然是祕密,也可能是不願被揭起的瘡疤也說不準。

幹嘛翻攪,燃點?



沒有誰一定適合我,我也不一定是他最佳的選擇,是自己沾上的,頭破血流也該笑著流淚接受。

又或者,就是愛太苦成癮,戒不掉也說不定。

沒有一定是一定,沒有絕對是絕對

犯賤這毛病不一定會傳染但存在著感染力,地球上有50%以上的和我相同罹患,並不孤寂。

一種生態的模式,別將我從這拖離,沈溺也好,無力也罷,相信我,不久的將來你會在另一事件上,感染。







圖:畫家 : TOMOYOSHI SAKAMOTO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