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W: 
                  昨夜裡他是同我這麼說,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走下去,也許答案在自己心中,卻又不捨放棄

那是投入兩年半的自己,從開始到結束還有付出。

我不禁脫口而出,這段愛好辛酸也好空虛。

有點殘忍著的話我還是說了,倘若他早些年認識我,也許我會是那默默包紮傷口什麼都不問的人兒。

可,現在的我,確是硬逼視著他望著傷口,要他告訴我,受了傷是為什麼。

想起他說過,互舔傷口的關係令人作噁,那麼尋找浮木的心態捏?

又殘忍的揭開,實話實說

那不是愛情,僅是為了活命

他憂心退回17歲那年記憶,被重重的無助吞噬,那種孤立無援的生活會毀了他,扼殺青春年少的自己。

我也擔心,卻不能再讓他往後退,可,深夜思索到無眠,發現自己能及的還是有限。

還能怎麼著?我問



不安的他問著,我會在他身邊吧?

每當決定結束一段關係,他都會覺得自己遭全世界拋棄。

承諾的話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因為我也不相信所謂的永遠的永遠



親愛的,我還能去哪兒?在被你牽著手之後。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