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將我安置於座位上,讓我好好看完他開啟的網頁上一篇文章

他對我說,那是一則令人難過、哭泣的故事

故事的內容真實與否我們不得而知,不過應該是現實生活會發生的事情(吧)

架構大致上是講述一個女生婚姻並不順遂,原因來自於她的丈夫有強烈處女情節

一連串婚姻中不幸和不歡喜的一切歸咎於兩人頭一次發生性行為的時後女生沒落紅

而,實質上完全是各誤會,最後誰也無法去彌補這錯誤的一切。

活著的帶著愧疚,死的,應該也沒什麼感覺吧?我想

雖然常常有句『在天之靈』怎樣又怎樣的話語,但,你上過天嗎?

不然怎能確定兩眼一闔,雙腿一蹬還有感?

對我來說,這句話的阻嚇和安慰性都頂薄弱的。



看完文章之後我默默起身,然後繼續忙著我坐下前在做的事情,不發一語。

我的沈默看在朋友眼裡以為我同他一樣感傷,連忙貼近我身邊想來各認同感表示。

感動?還好

生氣可能會多一點

不過也沒什麼好氣,每個人性格不同,而個性決定命運,我是這麼想

對我來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今天這樣的不幸局面是女生的過度忍讓不為自己辯駁,所謂姑息養奸咩

這世間還有多少個處女情節的男人,我並不想知道,也並不想碰到



當然,也不能要求所有的男生都去熟讀女性生理(處女膜)構造這門課程。

畢竟身為女性的我也不怎麼想知道男人包皮到底幾歲要割還是不割好?



會認為在頭一次性行為中女生如果是處女一定會落紅。

那麼不是小說、電視看多了,就是以訛傳訛的沒長知識的草包。




幾百年前我的第二任也曾經問過我還是不是處女這問題

猶記老娘當時的反應好像是翻白眼吐大氣,隔著電話筒他當然什麼也看不見,

只是淡然的說了一句『很重要嗎?』

不曉得是被我的回應刺激到還是真的那麼一回事,他回答『當然』

接著又是讓我吐血的自以為說道:如果是處女很麻煩的,碰了,搞不好要我一輩子負責ㄟ

這位先生你未免也想太多了吧?有說要給你碰嗎?我回答。


也曾被其他白目男人問過同樣的問題,甚至還問過我的第一次有沒有落紅?

雖然拎謅罵是什麼賽都可以喇的人,不過問到這種很私密的且沒啥素質問題的時後,

我真的很想將對方來各過肩摔。

關你屁事啊!

那你第一次做愛小雞雞會不會痛!?是不是沒進去就射了?

雖然我也很想這樣回問著,但怎麼說好歹拎謅罵也是讀過一點書的,

這種有損氣質的事情是隱忍著(但,別逼我)


如果問起男人是處男嗎?男生絕大部分的反應都是很大力的反駁,儘管他是

但,因為攸關面子問題,所以沒做過都要假裝做過很多次


如果問起女人是處女嗎?女生絕大部分的反應都是很害羞的低頭,儘管她不是

但,因為攸關將來日子好不好過問題,所以做過幾百次,還都要假裝是第一次


這就是這世間對男女在其身體自主權上的不公平對待


那篇文章給了這麼樣的啟示


然,這樣的見地就不能被拋開?

我只知道


在愛情裡邊和相愛的這個人的所有體驗,每一回都該像,也會像是第一次那樣........


微笑女王kiw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