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末7/11號我和熊馬克約了剛做完月子的凱子娘相見歡

圖片上是熊馬克叔叔抱著咱們才剛滿月可愛的波弟呢

小孩子就是那樣,淡淡奶香、軟軟的,但是這小傢伙除了軟軟的還特別沈重,有將近快5000公克了

嘖嘖~將來想必很不得了吧?

這小生命來的突然也特快,也正如他的本質一樣,長的好快、好壯

他在熊馬克的肚肚上睡的舒服,聽說他也非常愛躺他老爸的大肚子上(這是洩了他老爸的底嗎我?)

小孩的娘有著新手媽媽的不順手和憔悴,看著她心疼成分多過於她邁向另一個人生階段感受多一點

人生似乎不是只想著既來之則安之那樣阿Q

煩惱和苦惱比吃的米飯還多,就算我從這一刻戒掉米飯還是一樣...(什麼結論?)

看著熊馬克的好順手職業級的奶小孩姿勢,突然也覺得這傢伙應該要結婚了才是

覺得就是非常適合奶孩子的拔拔樣(又亂下奇怪結論了)

話說也是大半年前還在那邊跟我機車談論結婚沒屁用真諦的他,轉眼就被小公主收服

我們家賴美人說每回看到他和小公主,她就會回想到當初熊馬克先生那單身萬歲慷慨激昂的模樣

又所以說,人絕對,絕對不要把話說那麼滿阿

我一整個就是非常知道那種,你知道的........(偷笑)

不過,愛情和幸福就是不要怕人家笑,自己開心就好,真的。(拍著馬克的肩膀)


和凱子娘分別的時後我們家賴美人打電話來,說是抵達了聯誼約定門口

是的,她竟然參加了報名、繳費聯誼這種東西

那種和一堆陌生人話家常,你看我、我看你的交友模式

不是說聯誼這不好,覺得透過不同媒介和方式來交朋友是都OK的,只是角色換成自己就跨不出去的

就像我不相親的道理該是相同的

除了總不覺得自己有到那樣年紀外,就是禁不起被不熟識的人品頭論足的上下打量目光

且,好像年紀越增長,被拒絕的強心臟越薄弱

又覺得,自己的愛情不該是被不得以的刻意,勉為其難的,些微尷尬下的情形被締造出來


她說自己提早抵達現場,正尷尬的獨自一人在門外等候時間到

這段空檔為了掩飾自己的奇怪感覺(其實多數來自於自己想太多)所以撥了電話同我閒聊

說了在他身邊兜轉的那幾個大叔級的人應該也是來參加聯誼的人

電話的兩頭我們便開始替這段聯誼打分數還有那些兜轉的大叔們

一切的談話內容盡是膚淺和武斷的自我主觀,但是我們兩個一直邊講邊笑且也邊檢討自己的心態

直到時間到了,她決定鼓足勇氣給自己一個機會下我們終結談話

總是鼓勵別人別錯過,要跨出作繭自縛的處境,真的,講的都比自己作的簡單,所以很高興她肯給自己這樣的機會

從頂溪站搭262公車我前往台北車站

和賴美人談話結束後我似乎也不想這麼早離開台北城,於是又撥打了幾通電話給三個人

這三個人又像約好似的沒有一個人接電話(囧TZ人緣超不好)

悻悻然的只好離開沒想像中悶熱的台北,一個對我來說始終只是轉運站的點

回到家後三個電話接不通的人紛紛都來訊息,詢問我找他們有什麼事情嗎?

靠~拎謅罵這才知道要約個人喝下午茶也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和我們家小傢伙約了八月初的約會,和南部人及梁小新說了還是那老話一句『有緣再見』

對於人生總不斷錯過的我倒看的很淡然,因為這就是人生嘛(聳肩)

稍晚賴美人回報聯誼結果

漂亮又健談的人走到哪都吃香,一點也不擔心她會被退貨,只是想知道有沒有看到什麼奇貨?

果然,第一印象很重要

但是第一印象又是太過主觀的事情

那些被我們說到快要體無完膚的大叔們在經過閒聊之後發現是不同的人生寶藏阿

人終究還是要經過相處之後才能做出較為客觀的結論


對於我常對某些人做出不公平的言論這一點我常有在檢討,不過檢討總是一回事,終究是忍不住的的說常道短

僅是各平凡到不行的凡夫俗子阿我(點菸)

在此偕同我家賴美人對那些大叔們深深90度鞠躬   OTZ

不以外在的完好以為其內在不腐敗

多少金玉其外敗絮其內的喬裝份子蒙混在我們其中,以大夥都是好朋友自居著啊(這又是什麼結論?)



日前發噗問『有的人就是這麼不討喜。然後我就不禁思考,反向詢問自己,算不算討喜的人?』

發現許多人都覺得自己不討喜是源自於過渡的堅持自己的原則。

有原則相等於有個性?

那回
小霸王對我說懂得妥協的人不會孤老一生,想來我是各懂得進退的人。

那麼我可以感覺自我
良好的想,我是討喜的人嗎?

很想認真的數數看自己人生中有幾項是堅持不退線的原則




最後自己釐出一個結論

假若拿不出真心的我,起碼做到不小人相待


其實這是我近日來對於人際關係這一點的困惑而衍生的想法

對於某些人就是拿不出那樣的感覺,卻又要顧及全局的拿假臉相對,很累也辛苦

這大概是小霸王說的懂得妥協

我退步於顧及整個大環境的和諧,等同放棄捍衛自己感受的原則,然後成為一個看起來討喜的人

我大概像那些整型整過頭了,已經忘記最初的自己是啥模樣了............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