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親照過來
轉貼請加註網址 其他用途請經過同意 如有侵權請告知 謝謝

4/5

https://fbcdn-sphotos-a.akamaihd.net/hphotos-ak-ash3/s720x720/554140_285041074905423_100001985988211_643732_1838067400_n.jpg

隔壁阿嬤因為插著鼻胃管,所以每餐只能使用灌食,大概是太久沒嚐過食物的味道,非常想吃正常的餐點。我偶爾會在病房內散步,走著也走到她床那邊去,看到她喃喃自語,不免也很愛跟她閒聊幾句,儘管阿嬤說出來的話語都伴隨著漏風。今日看護阿姨出門去買晚餐,睡醒的阿嬤突然又在喃喃自語,怎麼說也是室友,又探過頭去觀望一下阿嬤看有什麼需求,順便看一下她有沒有又偷拔管。一說看護去買便當她就喜孜孜的回應著我,便當兩個字,我點點頭,要她乖一點,才可以吃便當喲(我這叫善意的謊言嗎??)以前看護阿姨都坐在阿嬤旁邊用餐,但是今日的阿嬤想吃飯的慾望大概過度強烈吧?她用楚楚可憐的模樣看著看護阿姨說,拜託給我吃一點點麵好不好,看護阿姨一看阿嬤渴求的眼神,還有一直說拜託,覺得阿嬤很可憐,所以就把飯桌移到我對面。阿嬤光用棉花沾水喝就會嗆到,怎麼可能讓她吃麵條勒?!

4/6

又是一堆家屬,一波又一波的。於是我只好又早早起,轉著電視張大眼發呆。雖然家屬都會探過頭來笑笑的對我說,不好意思,我們吵到你了。但是我能說啥嗎?也是笑笑的回應說沒關係,他們的太熱鬧,不就彰顯著我的太過冷清咩?嘖嘖……..

好不容易捱過家屬們都全部離去,我看到看護阿姨也一陣虛脫樣,嗯嗯~因為家屬都會指使看護阿姨幹嘛幹嘛之類的,然後有人盯場,壓力自然是大了些,看著看護阿姨像打完一場仗一樣,我也不禁莞爾。

看護阿姨很健談,非常愛找我聊天,所以她把剛剛我放空時她收集到的情報都吐給我知道。聽說這阿嬤第一次發病的時候就已經同小孩子們說,不要急救。第二次又救活的時候就曾埋怨的說過,她現在多活一天就是受罪一天。

大概同是生病的人我大抵是了解阿嬤的心情,不過站在家屬角度,鮮少有人說不救的。我也曾跟我大姊說過,哪日我怎麼了,得臥床或者靠呼吸維持器才能生存,就不要救了,大姊生氣的說,怎麼可能會不救?角色對調一樣的道理。誰都很難講出放棄這樣的話語,因為這不單單是切割問題,還有道德與論的包袱要背。

4/7

https://fbcdn-sphotos-a.akamaihd.net/hphotos-ak-prn1/s720x720/523941_285041151572082_100001985988211_643735_1496312359_n.jpg

又白白挨了兩針,左右手都中。我的血管難打大概在這層樓傳遍了。早先在另一家醫院也是這樣出名來著。有些護士都會紛紛去討救兵,甚至還會問,你姊姊什麼時候來呢?原來神經病雙魚姊姊以前在這邊帶實習的時候是出了名的ON針高手,什麼難打的她都能輕易的找到血管順利的給她ON上去。

4/8

https://fbcdn-sphotos-a.akamaihd.net/hphotos-ak-ash3/s720x720/529166_285041314905399_100001985988211_643740_1901782599_n.jpg

https://fbcdn-sphotos-a.akamaihd.net/hphotos-ak-ash4/s720x720/392395_285041404905390_100001985988211_643742_1417965060_n.jpg

昨日ON的果然是有時效性的(?)辛苦了那些要聽我哀哀叫的護士小姐,今天再打抗生素的時候整各針頭位置腫了一個小山丘,拔掉針頭後我實在過於驚訝這豐隆度還不斷幫它拍照存證。這大概是我入院以來腫的最厲害的一次。休假回來的神經病雙魚姊姊接到我的求救電話後,趕緊飛奔過來,一邊嫌棄我血管ㄍㄠ怪,一邊說我肉太多。和護士們借了打針設備之後就開始在我手上拍拍打打,試圖要幫我找個方便我活動又好ON的位置。我今天才領會到這層樓護士口中的神ON手,姊姊幫我ON針還真的一點都不痛!!!我太久不知道什麼叫小蚊子叮一下的感覺。

T_T

https://fbcdn-sphotos-a.akamaihd.net/hphotos-ak-snc7/s720x720/576538_285041501572047_100001985988211_643743_1703517041_n.jpg

稍晚的時候發生了許久不見的高燒,不知道是我請假出去吃飯又染上風寒還是隔壁阿嬤訪客太多太雜了?神經病雙魚姊姊說,看來我還是不要出醫院的大門卡穩,還有,隔壁一有訪客要我立即戴上口罩孩有把布簾全數拉起來隔絕一下。

現在的我,不會傳染給別人,但是虛弱到別人可以輕易就讓我再次感染。

4/9

很早就被地震給搖醒了,想想我這14樓的高度也不是蓋的,點滴瓶子搖搖晃晃好擔心它就倒地碎裂去了。隔壁床的阿嬤醒了之後就又開始趁看護不注意把鼻胃管還有氧氣管都給它拔掉。聽到看護阿姨高八度的尖叫,算是替這個早晨揭開序曲。(不是被地震搖醒的嗎???)

早上八點多醫生來查房我還在昏睡,大概又喃喃自語一個多鐘頭的阿嬤那漏風的魔咒催我熟睡了吧?聽看護阿姨說,醫生一到病房看到我還在睡,就偷偷小聲的說了句【她還在睡覺怎麼辦?】我的醫生也太可愛了吧?把我叫起來就好了阿,哪有什麼怎麼不怎麼辦這回事^^”

看護阿姨把我叫醒之後,醫生例行性的問了我身體現在感覺如何?禮拜六拍的X光片顯示好了一半左右,如果我這一兩天想出院也是可以,不過由於昨天還有發燒狀況,還是說我想住院到狀況更好一點也行,唉~~醫生大叔,我想我個人和家人們應該會想住到確定沒問題在回家,不然出去沒多久又回來,可能會更麻煩,畢竟這麼多天沒發燒,在昨日又發燒這件事情讓我很驚心。然後,今天我就又要恢復一個人住病房的狀態了。隔壁阿嬤的醫生說她狀況還OK,於是家屬決定將她送往療養院去照護。少了喃喃自語的漏風聲音,還有會一直找我聊天的看護阿姨,我大概又要自閉一個禮拜吧?我當然也不是很希望或者期待我隔壁床有新室友搬進來,畢竟那就又代表有各人生病了不是嗎?

這話才剛說完沒幾十分鐘,護士們又開始在整理我的隔壁床,說是有新室友又搬進來,也是各阿嬤,不過不確定這阿嬤有沒有辦法跟我聊天喔

^^

4/10

https://fbcdn-sphotos-a.akamaihd.net/hphotos-ak-ash3/s720x720/525543_285041558238708_100001985988211_643746_598243380_n.jpg

新來的室友阿嬤因胃腸子結屎送進來的,原來現在醫院病房處於爆滿狀態嗎?不然怎麼胸腔科也收了腸胃的?這各阿嬤昨夜ㄍㄞ整晚,她的外籍看護睡的比我還安穩,完全不理會阿嬤的呼喊~想來平常訓練有加?而且一來就把我床旁走道的空間給擠壓到一滴都不剩,看的出來也很有住院經驗,家屬看到這誇張的行為也不加以制止。一整各外籍看護地位和氣燄高過於雇主這樣。實在是我偶爾還是會經過左手邊通道從抽屜拿東西,不然我也就吞了懶的計較,因為那外籍看護虎背熊腰的還一臉凶相,我擔心未來的日子會不好過~~~我現在心態完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錦繩,身陷險惡叢林是小白兔。

早上查房時醫生說我有更進步了些,雖然仍有中氣不足的部分,不過這各就得靠【復健】了。身上打點滴的針全數卸下來,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快樂的想立即出院曬太陽奔跑來著。(又從14樓望向窗外那些在太陽底下開心追逐的小學生們)這幾天不管身上擦什麼香香的乳液,最後流汗出來和棉被上都是濃濃的藥水味道。一想到快擺脫這樣的生活,我又多了幾分活力。

又,這幾日這些阿嬤的情況和狀態讓我進而思考到一個問題,很多時候我們都清楚【員工】只做好表面的以及認為是自己份內的事情即可。但是照護這一點,我實在不免多深思些,也懂久病床前無孝子這段話的含意,但是將年邁或者無行為能力者的患者託付給她人照護的時候,我們還可以多在乎點和重視點些什麼盲點呢?

我當然也知道還是有許多用將心比心的心態在照護他人的看護人員在,但是不得不將這件事情又扯回先前劣護士那事件上,這幾日看到的照護與被照護的關係,許多的詬病不就是在於不夠人性化嗎?多點溫情和同理心,不管患者或者家屬本身感受度上都會有許多的不同的,您說是吧。

劣護士這件事情從3/31發生至今,完全沒有接收到來自院方的回應,我想,院方大概覺得妳都已經出院了,那麼這件事情就這樣淡去。四月初少爺發表了一篇聲明文,也接到記者的關切電話,聽水果記者說會派駐宜蘭報社代表來訪談與詢問我來龍去脈,不過最後也是音訊全無了。也不意外會是這樣的結果,畢竟,照現在媒體操作的手法和撰稿方式以即題材的選擇,我的這劣護士事件,不過就像是日常會常發生,不足為奇舉無輕重的小事件,畢竟,今天我沒有因為缺氧而造成腦殘缺,或者就這樣一命嗚呼去,又或者我的身世不夠可憐還是我的後台靠山夠硬,我僅僅是身斗市井小民一枚,不是嗎?

我沒想過要那名護士被革職這樣的處分,因為大家都是出來混口飯吃,但是也不認為院方一再姑息這樣的事情不斷發生是被許可不用檢討的事情。

少爺與值班醫生對談當中,值班醫生也說了這護士這種情況不是第一次,只是這一次【好像】比較嚴重。原來被關掉氧氣對他們來說只是被歸類為【比較】嚴重一點的事件,而不需要檢討或者舉報的事件?

院方不認為這位嚴重失職的護士該被重新教育職業道德事項,或者是否該關心員工是否過勞,壓力甚大而引發情緒失控等這樣的行為嗎?

我不是第一個,也很有可能不是最後一個,但是我無法確認下一個有沒有這樣幸運,自己會開打氧機?!朋友黑太和阿寶兩人私底下有在討論我這件事情,阿寶說,如果換成她,可能就真的癱在那邊【等死】,因為她不會開打氧機,那麼是不是今後,住院的患者第一件要學會的保命首要事件就是開打氧機呢?(苦笑)

4/11

https://fbcdn-sphotos-a.akamaihd.net/hphotos-ak-ash3/s720x720/528539_285041584905372_100001985988211_643747_277670842_n.jpg

今天一樣也是凌晨五點多就清醒了,住院的日子沒有什麼是睡到自然醒這回事,除了室友的問題,再來就是護士小姐們都很盡責的依照固定的時間來量體溫、血壓和觀察患者的情況。

轉過頭看了圍簾旁隔壁的阿嬤,隔著圍簾一看傻眼,阿嬤把家裡的令旗給請到病房來了,還有好幾瓶加持過的神水,害我都很想給他分一瓶來體驗看看(誤)

照阿嬤自己的說法,因為不知道為什麼第一天很難入睡,所以她覺得這病房有蹊竅,所以強硬要求家人把令旗帶來,(我這才清楚昨天那鈴鐺聲還有阿嬤喃喃自語是怎麼回事)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令旗真的發神威,總之阿嬤昨晚真的沒有特吵,而且還有活力,連被禁食昨天ㄍㄞㄍㄞ說會被餓死,今天卻說自己一點都不餓。

不免得讓我覺得信仰真的是一件超強而有力的營養(強心)劑。

早上八點左右依然望著窗外奔跑的孩子們,我突然打了兩個誇張的噴嚏之後,許久不見的黃痰又被咳出來了。醫生說可能是肺開了,把深層內的痰給咳出來,說這沒有什麼不好,於是自我感覺和經過醫生評估後我決定明天就出院回家休養。醫生誇還是年輕好,這麼嚴重也可以好的這麼快,一般老人家都要三個禮拜以上。聽到這話,我非常不好意思的回應說,其實我這一住院也近三個禮拜,因為最先前一周我是住SM醫院。他大概有感覺應該是白誇我了~

^^”

 4/12

https://fbcdn-sphotos-a.akamaihd.net/hphotos-ak-ash3/s720x720/578430_285041618238702_100001985988211_643748_1356392257_n.jpg

看到陽光下奔跑的孩子感覺就是一股活力!

今天我踏出病房外,曬太陽了

醫生准許我今日可以回家休養照護,不過若有任何問題要趕緊飛奔回去,可千萬不要以為忍一忍就可以過了。

昨天和莊小豪通電話,他問我是不是很想吃大餐呢?我說當然,這幾天好想吃火鍋跟烤肉喲~

不過他大笑的提醒我,出院第一件要做得事情就是吃豬腳麵線還有過火(運)。

於是今天我讓少爺去買了豬腳拌著上回天公廟拿回來的平安麵一起當午餐吃了。

稍晚或者明天就會去李阿龍家拜拜~

回到家我仍被禁止兩周內不得接近我家con king,我只能遠遠看著我兒子對著我搖尾巴

唉~~~~要忍耐阿孩子,等媽媽身體康復點就可以陪你開心翻滾了(伸手)

 

少爺在我入院(3/27)的隔天凌晨就急奔回到羅東來照顧我,整整近一周的時間。最糟糕的情況他也全都看在眼裡,其實很多安慰的話,我覺得男生真的很不會表達,每回看到他睡的比我安穩我就好忌妒又羨慕。

小阿姨幾乎天天來探望我,還買了很多吃的東西顧及我營養。

病著的時候沒什麼胃口,但是醫生千交代萬交代要我能吃就得吃下去,不然沒有體力對抗病毒。黑太聽到這取笑著我說,妳的食神連妳生病的時候都很照顧著妳來著。我不禁笑了~也是,我頭一次被這樣不斷每天耳提面命我要多吃點喲!!

最難撐的那段時間除了非常對不起自己父母外,也超感謝少爺,還有小阿姨以及李阿龍他妹妹對我的一切照顧和用心。

所以我沒瘦,依然很保重的回到大家的身邊了

XD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機車女王NIKOKO
  • 挖~~
    你的瘀青真的好大喔

    秀秀

    推~~
  • 瘀青再那段時間來講真的是(隨手)可見
    舊的好了新的又來這樣

    ^^"

    車肥水の感性 於 2012/04/12 16:49 回覆

  • 晏翎
  • 回家就好,保重無妨!
  • 沒錯

    車肥水の感性 於 2012/04/13 01:38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