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28152301-1052366989  

那天,早上我在啃早餐的時候,我就不斷想起關於泰國的事情。
刺激大概是來自於前一晚猛男社團發的宵夜照片所致。
關於照片的內容,嗯...............就那樣啦

我想到關於泰國的事情,其實是那回觀看69秀的回憶。
而。隨之那個與我四目相交的男孩畫面突然鮮明起來...........

以前常聽到人家說,到泰國若沒有看過人妖秀,就等同沒去過泰國,想來,已經成為一種標的象徵性的事情。
而現在或者我那年,69秀正夯,人妖秀為附帶的,69秀才是真正的大勢。

所謂的69秀若將他想為人體的某種姿勢演變,那麼,或許大家就比較容易解讀即了解狀況。

表演場在一塊大大的空地建築物裡,昏暗、僻靜,很多遊覽車和觀光客。
入場前要交付所有的相機和手機出來給導遊或者放置在他們的置物櫃內,裡邊嚴禁攝影和拍照。
泰導告訴我,這場秀很血脈噴張,若看到相同戲碼就可以出來了,因為,表演不會間斷的一直輪迴著。

我與同行的友人摸著黑和懵懂的狀態進到會場內,進行人生第一場在泰國的眼球刺激。
所有的表演者都帶著掩蓋半張臉的面具和用著極少或者根本沒有任何遮掩,赤裸裸的在你面前表演,不管男女。

面具男也是表演者之一

Redocn_2012051013532449  

當原本昏暗的舞台會場突然燈光一大亮的同時,我與面具男四目相交了。
我不清楚自己在面具男的眼中是不是唯一注目的焦點,那一刻。
但是我清楚的知道,我的眼神想直直穿透面具男的最深處。


印象模糊的是我記不清面具男的生殖器是啥模樣、他的搭檔有多勇猛、有多嬈嬌玲瓏有緻。
也不清楚我望著面具男的表情是什麼德行,但是心裡帶點酸楚的感情倒是挺鮮明。
像是情緒傳導到似的,面具男回望我的表情也像是在回應我神情,說著:
【不要用同情的目光看著我,這就是我唯一能賴以為生的器具,這就是人生】。

久久我調不離鎖定的目光,在他面具底下的那雙眼。

直愣的看著面具男乘騎在女表演者的身上,男表演者乘騎在面具男的背上,這是我見過最沒有情慾的一場現場活春宮秀。
像是一場標準SOP流程的作業著,身體的上下、進出是工作的律動,對於這樣的一份工作他們顯然是沒有熱情的。
這與馬戲團賣命的演出其實沒有多大分別的,駕馭的是彼此,面對的群眾是一群不會(?)攻擊人的獸。


入場的前幾十分鐘我或許專注或者驚訝於這樣的表演上,帶著幾分情色目光和隨著表演露骨冉冉高漲的慾望情緒。
但,面具男出現之後,我便開始陷入一種抽離狀態。
我觀望著聚光燈下表演者的表情,我認真的環顧週遭的隱隱鼓噪的人群,思索著坐在那裏的自己。
面具男那時候已經退場了,輪番不斷上場的更多面具男再也吸引不了我的目光。


當我看到剛進去時所看到的表演相同戲碼時候,知道是離開的時候,我不可能再多耗各十多分鐘等後那與我四目相交的面具男再次的出現。
走出建築物,泰導問我,好看嗎?
我回了:賺的就是賣命錢呀。
抽著菸的泰導默默的點頭認同,撇開情色與娛樂角度,那的確賺的是血汗錢。
無間斷的輪迴表演同一個戲碼,要持續保持勃起狀態對一個男人來說最多撐多久?
而後我們所將討論更多的話題將會扯出許多沉重的情緒,索性彼此都清楚的禁聲,因為都明白著有多少無可奈何。

下一回旅遊泰國不知道是多久後的事情,會不會再去看一場69秀我不確定。
就算去看,有限工作生命的面具男還會繼續站在那殘酷舞臺上嗎?

記著,他出現的那剎那模樣,深刻的烙在眼球內,鑽進記憶裡,有點牢牢的抓著,至今。
也許,保存著曾經有的那樣的記憶就好了。

    



微笑女王kiw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