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1375446298093.jpg  

掉落在地上的黃絲線是我一直繫不上的思念

一扯動就疼痛是我止不住的眼淚

太過悲傷了,我沒辦法今後對故人僅懷著思念這樣的念頭

真的討厭極了因為悲傷而相聚在一起的人群

那凝聚在空氣中濃濃的悲傷會讓人無法自在的呼吸

臉上不脫下的口罩是因為要遮掩太過容易崩堤的情緒

今天的這場告別式很冷清也很悲悽

因為是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情況,很多長輩們是無法參與

盧大生前的好友們能趕來送他最後一程的似乎只有我們這幾各

坐在我身邊的學妹說,以後她要死了,規格大概也是這樣的清冷

仍帶著口罩的我瞇眼笑了說,友好的那幾各有來就足夠了。

 

七年前學妹送走了摯愛,我和盧大共同的專科同學。七年後她再次來到壽園,我們一起來送盧大最後一程

一旁的學妹好堅強,一直撫拍我的背安慰著

最後,再多的口罩,也拴不住崩潰的淚水了

 

我也很想不要哭哭啼啼,可以和學妹一樣笑著送大哥離開

學妹說,這可好啦,這下子他們兩個(盧大與Jordan)可有伴了。

聽到這我破啼為笑,腦海中真有那幅鮮明畫面

哽咽帶著笑意對學妹說,對,他們還蹲在那邊一起抽菸,一邊看著我們

Jordan還可以包檳榔給大哥吃..............

 

死亡是每個人必經的歷程,他只是早晚和呈現不同方式離去的差異

我們總有一天會在另一個世界再相見的

所以,我懷念,不思念

人生這看似漫長的好幾十年,酸甜苦辣,又哭又笑的五味雜陳度過,最後一程的告別卻僅花了幾個鐘頭

席間大家的情緒轉換了,揮別火喪場的哀戚,杯碗碰撞的聲響中,大夥愉快的交談了起來

失去大哥的親人們把悲傷關在自家門內了,今後,生活,仍舊得過下去。

我好像也漸漸接受了大哥忽然的離去

就像朋友對我說的,把他想成對方出國去了,在那很快樂的生活,沒有打算回台灣那樣

我們要祝福他,然後懷念過去曾有過的美好,那樣就夠了。

 

 

創作者介紹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