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W:

            圓謊,得想好幾個謊言來去填那缺口,真假參半的時候,假的我們當成真,別人當真的那些其實有可能是假話來著。

我思考著為什麼要說謊?有時候說的謊言是為了不必要日後的麻煩,但是日後就真的不麻煩了嗎?

突然,我誰都不想相信了,因為我也險險要騙過自己。

 

裹著毛毯,我手指頭不斷敲打些想給你的話語,可,卻似乎有些話仍然無法真切說出口

就像太冷的天氣,被緊裹的身軀那樣,言語也被牢牢的圈在心裡了。

 

他說我並不快樂,我並不想反駁,卻也不認為他說的千真萬確

笑不進眼裡假使就是不快樂,那麼笑到流淚就是真的開心嗎?

 

想念你懷抱

這冬天,太冷了

 

 

創作者介紹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