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還是得再次聲明,我個人其實對政治非常冷感(認識,且叫得出名子的政治人物基本10根手指頭還能綽綽有餘)

沒有偏傾的政治黨派(當我開始懂得思考的時候)

我和一般多數人一樣,在沒有這群孩子們衝進去立法院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服貿

一開始時是由新聞和媒體不斷一直放送,打開臉書隨時可見到處有人分享懶人包

不可否認我也是由懶人包進階起的

我不願意自己是一個為了反對而反對的人(人們都不應該對不解的事情而盲從或者隨之起舞,假使自己是有思考能力的),所以我開始非常努力地看各界分享的服貿議題

不管是反對或者是支持的

從一開始的懵懂,到後來努力爬文後比較進入狀況,接著思考想著,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

這個世界是多元的,我不單單只聽一種聲音,然而,每個人都自有自己的一套消化、理解訊息的系統

我選擇了我想要的選擇

今天你分享了一篇文章:Re: [爆卦] 我實在搞不懂 有實力你們怕什麼?

我對此篇文發表了看法說:不懂學運真正訴求的人才是在搞什麼勒

你說難得今天看了我為太陽花事件動怒

想來倒也是,從孩子們衝立院來這段期間內,我分享和發表關於太陽花事件的隻字片語都沒有這句話重

因為秉持著【你可以不認同我,但是不能強迫我去相信你以為地以為】

每個人都可以表達自己的意見和官感,所以我對那些和自己抱持不同想法的人,通常就沒啥好說,也不必多說什麼。

你提到:話說~我實在太好奇反對者還有不斷批評小朋友們滴行為的人(酸民除外)有時間就進入她們滴FB呀部落呀(哎~偶也太認真orz)大部分都有份不錯滴職業(如果她們給滴訊息非杜撰)也大多是目前社會滴中間份子!!跟後來跳出挺太陽花滴大人們其實學經歷並沒有多大不同(這...就讓我更好其他們不爽小朋友滴理由(於是就更認真滴觀察牠們...偶真滴過於認真了=.= )

這倒讓我想到另一件事情,日前我的車拋錨在路上,後來請求道路救援,來了位大叔,年紀差不多我父親那一輩的人。

我搭著大叔開的拖吊車一路前往修車廠,其間我們就閒聊著,一路從美食到旅遊最後聊到服貿這件事情。

大叔說,他是做工的人,書讀不多,也不懂服貿,所以有次他很認真地看著電視,想知道服貿到底是什麼,最後他結論還是,聽不懂。

但是他還是支持那些孩子們,因為他覺得,這些孩子們比他都懂,就是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才會這麼樣大規模的抗議。

他說,有些道理很簡單,如果是好(對)的事情Z>B,別人為什麼要反對呢?

我拔比的朋友也很可愛,六十多歲的老人家,有回凌晨兩點多到店裡來吃宵夜,麻咪問他們三個人到哪去?怎麼這麼晚還出來吃宵夜?

他們三個老阿公加起來快200歲,但是就像青年一樣的激昂口吻說:溫KI逮霸控異阿(我們去台北抗議)

原來三個長輩是去台北反服貿,跟著人家靜坐三天

我爸媽聽到了,哈哈大笑,事後我聽到其實挺感動的。

就像剛剛看到新聞在撥放太陽花小人物:戰地阿嬤

 

我的眼淚是撲簌簌的流,為了這些長輩們,他們讓我汗顏也讓我感動

他們都不是你我觀察到的那些中間份子

而是社會階層屬於勞工朋友,年齡層比中間分子更長些

有時候我覺得他們的行為就像孩子們那樣更為單純和直接表達

而這有可能是早已死去的我無法做到的事情

(這句話緣由為前些日子看到一篇文的大標題為:大部份的人在25歲已經死亡~直到75歲才被埋葬)

革命需要的是熱血和激情,但是那些好像真的從25歲之後隨著面臨社會上的種種被消耗殆盡。

這就是為什麼先前我向來對公共議題漠不關心,因為我認為並不會改變什麼,這個社會讓我這樣以為

就像每回去一些公家機關辦事情那樣,那裏的公務人員做事態度總讓人找不到一絲人氣,因為做多也是這樣,做少也是那樣。

到處上演陰屍路戲碼。

 

撇開種種政治操縱和人為造神活動這些話題,我仍舊想相信這些幫大家奔在最前線的孩子們是為了國家能更好而努力抗戰著。

也因為他們的引爆,震撼了我死很久的心再次脈動,開始關心和想要為這件事情做些什麼的念頭。

這幾天有人跟我語重心長地說,這些孩子們最後應該還是不會成功(很多抗戰一拖延勝算就不高,除非再燃爆點)

可是對我來說,他們已經成功了

多少人同我一樣,死去的心臟開始跳動,熱血的,只為了守護這個【家】

 

 

國父說,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總會有那麼一天,台灣(我們)也能走出自己的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