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7146.JPG

二月底開始了在新加坡為期一個月的生活

這與我當初的計畫不同,我以為至多停留兩周的時間在這,把父母交代我的一切打點好我就可以拍拍屁股回台灣

以我與我大姊兩人之間超級無法配合的生活習性和脾性,若能安然處兩周也是天方夜譚。

不過事情總是如此,人算抵不過天算,老天爺是調皮的。

從台灣機場櫃檯報到後開始就是一連串的不順遂。

原來免簽證的國家它會要求你一定要買來回機票證明,沒有回程機票你是沒法上飛機的。

這與我們當初想的不一樣,所以趕緊在機場上網登入買機票,想當然,越急越買不好,在最後十分鐘終於搞定,順利上飛機往新加坡去。

果不其然一抵達新加坡海關就被邀請進入小房間會談許久。因為停留時間太久,停留處不明,意義語焉不詳(對他們來說)。

查明在台灣底子很清白,長的也一副沒壞處的模樣我們,約莫比估計晚了半個多鐘頭還是順利離開機場。

推著35公斤與16公斤的兩咖行李箱,身上各揹著˙7-8公斤的背包,不停轉車與尋找預定好的民宿,可喜的是沿途遇到的路人都很熱心及和善。

第一天抵達新加坡的感想就是好想回台灣,真他媽的辛苦與疲憊。

所以最終在第二天夜深時情緒大崩盤,一來是終於在給自己的期限內找到未來大姊可以住三個月的住處,二來真的是太累又太苦(人生地不熟的四處找房看房),這城市太悶熱,我的經前症候群來湊熱鬧,我大姊的不耐煩態度,這些加總我想到台灣的爸媽與我心愛的含吉不免悲從中來大哭一場。

這眼淚與情緒來的又猛又急得,我大姊沒意外地要我打包行李隔天就給她滾回台灣。

我當然不可能任由她這樣浪費我的血汗錢,而且我這麼快就回台灣我爸媽肯定知道我們又吵架,叫他們未來的幾個月怎麼放心他們大女兒一人在異國的生活

我承認起先是因為父母我忍辱負重的接下要照顧好沒啥異國生活經驗的姐姐。

也想過,要一起生活一段時間必定不能再那樣下去,那夜各自把心重新剖開,把話說得明白,不要再跟台灣一樣話不投機的就轉身離開,因為在這,我們無逃離之處。

現在我們在新加坡的生活很和諧,她不再急急跳跳,我不再免強自己或者委屈自己,彼此的步調偶有不同節奏,很快地就拉回來。

這大概是來到新加坡後的另一個意外收穫。

有人問我新加坡好玩嗎?

來到這的第18天,我是來生活不是來玩樂的,而且這個國家能讓我有興趣逛逛的點在第一週的時候就都走完了。

就像我們租的這間房一樣,能兜轉的地方一個轉身就結束了。

如果我是來旅遊的,那麼肯定會誇獎它有多便利,多麼民族大融合,所有的人種與國籍在一個巴士內就全都遇到了那樣

所有新奇感在第三天就消失得差不多吧,然後我回歸正常的生活層面,開始汲汲營營的惦著生活費該怎麼規劃。

這裡的民生消費有點讓我意外的高貴,以我是領台灣薪水22K的人來說。

到了第二週半的時候我們兩姊妹突然想了想,還是把自己當生活在台灣的那樣過日子吧

雖然食物不比台灣豐富美味又價廉。

每周一與二我大姊要上醫院實習,我就一個人待在租房內面對著電腦看美劇或者電影渡日,偶爾想到就更新一下部落格。

多了很多時間與自己獨處(如果沒被房東拉著聊天的話)

想了很多,多到我覺得此刻的我算不算浪費人生呢?那樣的無所事事,那樣的醉糜的窩在一個小空間內,沒有冷氣空調,只有快中暑

透著窗框,隔著吊掛半濕乾的衣服看外邊的世界,而其實也只有對面大樓與樹梢。

也許想起誰的生活過得真不錯,每天泡咖啡店,五光十色的踩著街

下一刻又望著這扇窗,我想,這才是真實的日常生活吧

那樣的帶點晦暗,有點悶,無聊時刻多了點,時間多把從指捎溜走

然後一瞬間的哀怨自己的蹉跎,一秒間又恢復那糜爛的意識

一點也不光彩,也不必佯裝光彩,就是日常。

 

 

 

 

創作者介紹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