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米勒展場已是夜晚,賴美人餓到飢腸轆轆先行和他弟去吃晚餐,不忘交代是艾隆。

走路也會讓人走到火大吧?尤其是肚子餓的時候!

不斷電話騷擾賴美人,到底是哪個M當勞?

餓到完全無記憶狀態的我已經把她住家附近有各M當勞徹底遺忘.....

明明很餓我卻不覺得它有多好吃,還是喜歡賴美人公司那邊的艾隆啦,晚餐給的結論!

黑太不過夜,於是三星拱月的陪她在板橋客運等候她的日統駕到。

這句三星拱月口出一位保全北北,而我各人在閒聊後認為,他根本是因為看上我們是4個正妹才前來搭訕!

但因為賴美人一句:如果和我們聊天可以是他撐全晚的精神來源,何樂而不為?

嗯嗯....這樣說也對,總之整個佛心來也就是了?

 

賴美人這樣的佛心熱血到隔天,而在他熱血的佛心下我是第一個犧牲品?

好吧,我不是犧牲品,我是祭品

=..="

 

遙想當年,第一次熱血想去捐的時候被測試針扎了一下,痛到靠北

然後護士小姐告訴我,妹妹你不能捐喔!因為血紅素不夠。

我整各人暈眩,陪同前去的友人們個個笑倒在地.....

堪稱史上最強之金剛芭比的我,血紅素不夠?

然後連環打擊之下就在也沒佛心來去捐血過了.....

6/15

一個豔陽高照的日子,在眾人哄、拱下走進捐血車。進去沒幾分鐘就下來,大夥還以為我又血紅色不夠來著?

看著一張張下巴落到下骸的面孔,我還真是覺得有點啼笑皆非

央求小霸王幫我記錄這歷史難得的一刻,如果我有幸捐血成功的話!

血壓有點高,體溫有點高,在這兩高下的我還是順利捐了血,那整包血看起來不止250捏?我和小霸王一致這樣認為。

 

捐完得當下並沒有什麼異樣的感覺,到後來越來越覺得愛睏,但是為了找到大餐補充流失的血液,我要吃牛排!!

找遍台北火車站附近的餐店就是看不到牛排館???

最後委身於西提,沒吃過西提,但是小霸王說:跟王品用一樣的牛,所以就去吹冷氣吧。

吃完西提後,小霸王下回可以特約時間來我這吃阿水家的黃金湯,我各人深深這樣感覺著!

 

當晚深夜老娘準備要再度昏沈的時候接到賴美人來電,真是猶如鬼來電一般的讓拎謅罵驚嚇到!!

好吧,也算我自作自受,給她的各人來電響鈴吵到不行也就罷了,連音響也是設定最大聲音。(多怕她又說我漏接她電話)

她順口問了我回去有沒有什麼不舒服?我只說有點噁心想吐。接著她頗有機車的笑著說:怎麼好像有點噸位的捐血人反應都一樣?

電話一頭的我傻眼,言下之意這是有範例可循的就是了?

還在努力思索著為什會覺得噁心?難道胖子失血過多才會有噁心想吐的感覺嗎?

又是各讓人苦惱不成眠的夜啊!

賴同學給你各神聖的任務補償捐血的辛苦(失血過多還沒吃到好吃的牛排,扎針的地方還烏青一大片)去查出來,

真的只有胖子會想吐嗎?是什麼原因?下禮拜交卷!!

 
以上是這兩天的行程報告,謝謝各位撥空觀賞
視覺效果的影像圖片因為每月上限的緣故,下各月補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車肥水の感性 的頭像
車肥水の感性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